首页 > 其它分类 > 碧海连城
第十七章 暖意融融
       杨少爷说了几句安慰话,就带着随从离开了。他虽走得急,临走前却不忘关照刘姐为江绾虞安排一套床褥被子。

       江绾虞捧着刘姐送来的床褥被子,心里头是止不住的暖意。这些天她受尽了世态炎凉,杨少爷的举动无疑是雪中送炭。

       接下来的日子,江绾虞都是住在杨夫人的病房里的。因杨夫人一个女人家住院,前来探望的人并不多,两位贴身伺候的佣人又都不在,杨夫人成天窝在病房里,倒也觉得百无聊赖。

       江绾虞替杨夫人整理完洗净的衣裳后,又喂杨夫人喝完了一副药,之后才从自己的行李袋里取出一本书来看。杨夫人见江绾虞看的是一本外国名著,不由诧异道:“江小姐学过英文?”

       江绾虞笑道:“不曾去过学校,只是跟着洋教徒学过一些。因为喜爱英文,我便常买一些英文书来读。”

       杨夫人并不言语,只是含笑点了点头,要说她先前因江绾虞的遭遇而深感同情,那么如今却是对她多了几分欣赏。在杨夫人看来,江绾虞虽是被养在深闺里的女儿家,却不是一板一眼没有个性的女孩子,贵族小姐懂诗书通今古的不在少数,但是像江绾虞一样喜爱英文的却是不多。尽管江绾虞喜爱英文,她却没有打破世俗教条,进到学堂里去读书,抛头露面,这一点倒是十分难得的。

       杨夫人笑道:“我们家颂儿也喜欢读英文书,你们倒是志趣相投。”

       江绾虞从杨夫人的言语里听出了一些别有深意,她只当未曾听懂杨夫人的话,出于礼貌,却还是回了一句:“杨夫人口里的颂儿便是救下绾虞的杨少爷?”

       杨夫人道:“便是他了,我只得了这一个儿子,赶着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他,可他却一心想要去国外读书。我想着他心思这样野,要是能找个与他兴趣相投的女孩子,或许能将他拴住也未可知。”

       “人人都赶着去国外长见识,杨少爷自然也不例外了。”江绾虞见杨夫人已经把话说得这样露骨,便赶紧扯开了话题。她替杨夫人梳了发髻,拿起一只宝石蝴蝶押发别在杨夫人的发间,之后端着一面小圆镜走到杨夫人跟前,笑道:“杨夫人生得年轻,这种年轻女孩子的饰品戴着也不觉得违和。”

       听到这话,杨夫人不免赶到宽心,她笑道:“我哪里还年轻啊,你可真会说话。”

       江绾虞悄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话题扯开去了。

       接下来的几日,依旧是江绾虞在照料杨夫人,尽管洪妈已经从天津赶回来了,但杨夫人念及洪妈舟车劳顿,十分辛苦,并没有让她做差事,只是充当了厨子。医院里的饭菜单调,又是一些大锅炖的蔬菜,杨夫人到底是吃不惯的。于是杨老爷就在六安买下了一间房,每日三餐都让洪妈依照杨夫人的喜好做好了往医院送。这些天洪妈回天津,江绾虞都是跑去酒楼里替杨夫人买现成的。如今洪妈回来了,一日三餐自然继续由洪妈来负责。

       洪妈替杨夫人做了三菜一汤,依照杨夫人的吩咐,送来了两份米饭。杨夫人坐在床头一面用餐,一面对江绾虞道:“洪妈的手艺是没得挑的,今天你同我一起用餐,尝一尝洪妈的手艺。”

       江绾虞到底是养尊处优惯的,自小到大都是与父母长辈一道用餐,不分先后的,如今听杨夫人这样说,倒也不觉得受宠若惊。她笑嘻嘻地朝杨夫人道了声谢,便搬了一张椅子坐到杨夫人的身边,捧起杨夫人递来的米饭,陪着她一道用餐了。

       杨夫人笑道:“洪妈的手艺如何?”

       江绾虞笑到:“自然是没得挑的,我原以为我们小洋楼里的厨子厨艺已经是十分了得了,没想到洪妈的厨艺更是高人一等。西餐可以做到这样的水准,实在是不容易的。”

       出自大户人家的小姐,自然是能说会道的。尽管江绾虞说的话有多少夸张的成分在里面,但杨夫人听着只觉得十分舒心。她低眉瞧着江绾虞,却是越看越觉得欢喜,这个姑娘体贴、聪明,尽管从富贵到落魄,却没有半分怨言。杨夫人夹了一筷子牛柳到江绾虞碗里,说道:“既然喜欢,就多吃一些。”之后又往她碗里夹了不少菜。

       江绾虞见杨夫人似乎恨不得把所有的好菜都送到自己碗里来,不由地偏了偏身子,笑道:“这些天护士们都说我胖了不少呢,再这样下去,我却是不敢吃饭了。倒是杨夫人,该多吃一些,养好了身子才能早点出院。”

       听到这话,杨夫人却是若有所失般叹了口气。她心不在焉地放下了饭碗,慢慢走到了窗边。窗外不远处是一座高楼,西洋的建筑,高楼有六七层的样子,西式的建筑在六安是格外的抢眼。江绾虞闲来无事的时候,总是喜欢站在窗前看那座洋楼。毕竟她从记事起就是住在小洋楼里的,看着对面的小洋楼,总是令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定。

       杨夫人指了指那小洋楼,叹息道:“就算是出院了,我也只能住在那里头。这一次来医院,我对外只说是赶路劳累过度,其实我是来保胎的。自从生下颂儿之后,我的身子就彻底亏损了,想要保住这一胎,我怕是只能留在这里等到瓜熟落地了。老爷把对面的楼买下来供我居住,七层楼空空荡荡的,我一个人实在是住不惯。”

       江绾虞知道杨夫人接下来想说什。杨少爷已经十六岁,依照旧时风气,已经到了娶妻纳妾的年纪,她定是希望为杨少爷找几户好人家的女儿的。她江绾虞虽是看护妇,但从前毕竟也是出自大户人家的女儿,在杨夫人看来,这样的身份给杨少爷做妾,才是配得上的。

       与其遮遮掩掩,江绾虞觉得倒不如把话说敞亮了来得更自在些。她拿起一件呢子大衣披在了杨夫人身上,说道:“杨夫人是想让绾虞陪着您一起住?”

       杨夫人点了点头,说道:“在医院里做看护妇到底不是好出路,毕竟你才十二岁。我瞧你喜欢读书,你跟在我身边,我为你请一位私教如何?”

       江绾虞笑道:“我父亲总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也是不信的。”

       听到这话,杨夫人不禁露出尴尬之色。她本不想把话挑明了说,可既然江绾虞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她也就没有再遮掩的必要了。她自己动手扣上了呢子大衣的扣子,对江绾虞道:“颂儿不喜欢不学无术的女孩子,你这样的才貌,定会合他心意。我只是怕老爷介怀你家如今的状况,所以想着你要是愿意,就跟在我身边几年,将来等他取了正妻,我再把你安排到他身边去。”

       一开始杨夫人说到这话的时候,江绾虞还有些面红耳赤。可如今不是该羞涩的时候,她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她一旦含含糊糊,让杨夫人有了误会,杨夫人一转身找到严凤瑜提及这事,严凤瑜必定会答应下来的。毕竟在严凤瑜看来,江绾虞是被退过婚的女孩子,等闲人家是不会明媒正娶的,杨家这样的大户肯接纳江绾虞,那是江绾虞的福气。

       江绾虞眨了眨眼睛,鼓起勇气问杨夫人:“夫人,我记得您之前说过,您为了赶在二姨娘生产之前生下杨少爷,险些丢了性命,您害怕吗?”

       杨夫人苦笑道:“差点丢了命,哪能不怕呢?”

       江绾虞道:“能生下长房长子,对富贵人家来说那是锦上添花,为了这锦上添花,女人却要承受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不想有一天,为了同另一个女人去拼长子拼地位丢了性命,我只想为自己活着。”

       为自己活着,言外之意就是自己的命运自己把握。江绾虞不想像杨夫人一样,为了守住属于女人的地位,拼尽性命。她杨夫人身为杨家的正妻,都不得不靠豁出性命去保住地位。她江绾虞如果做了杨家的妾,恐怕连命都不属于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