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分类 > 碧海连城
第十五章 冥冥之中
       江绾虞替红云儿换下了床单,排开站在病房门口的围观者,三两步冲到红云儿跟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呵斥道:“为了五块大洋,学狗爬学狗叫,你当真以为这男人会给你?他只是把你当成一条狗在戏弄,生意场上受的气,来你这里发泄罢了。”

       红云儿推开江绾虞,想要继续前行。江绾虞却是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离了走廊。她一路伸手挥开围观者,把红云儿拉进了病房,飞快地关上了病房的门。

       “你今天让倪老板难堪,当心他报复你。这人小心眼地紧,不是个善茬。”红云儿许是怕倪老板听到,刻意压低了声音。

       江绾虞道:“我得罪他,是人人都看见的。这些天我要是出了事,便是他作为的,他早晚逃不掉。”她一面说着话,一面替红云儿换上了一件干净衣裳。

       红云儿道:“胳膊肘拧不过大腿,他在徽州也算是个有头脸的人物,即便杀了你,也是没有人敢过问的。一会儿我去倪老板跟前替你陪个不是,兴许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换过衣裳,红云儿再次拉开了病房门,径自走到倪老板跟前,继续伏下身子往前行。

       江绾虞见红云儿为了五个大洋像是魔怔了似的,不由地气得跺了跺脚。

       倪老板似乎并没有准备找江绾虞的麻烦,这些天江绾虞被红云儿“困在”病房里,每天忙得转向,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回一趟旅馆。尽管江绾虞知道红云儿是个嘴硬心热的女人,她这么做是怕倪老板对付江绾虞。医院是洋人的地方,至少倪老板不敢在洋人的地盘里杀人放火。可江绾虞到底还是担心姐妹们的生计,她想把这些天的收入送回旅馆去。她将红云儿的衣裳都清洗干净后,便向红云儿告了半天假,打算回一趟旅社。

       江绾虞回到旅社的时候,见严凤瑜正歪在床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吴妈正端着一碗水在喂她,吴妈见到江绾虞进来,忙问道:“三小姐,你可还好?”

       “妈,您不舒服?”江绾虞脱下了披风外套,走到床边,又对吴妈道,“我挺好,吴妈不必惦记我。”

       严凤瑜扶着太阳穴,说道:“倒也没什么,只是连着值夜,有些疲乏。我还真是没用,本想着多赚些,却把自己的身体拖垮了。你要是受不住,千万别逞能才是。”

       江绾虞道:“白天夜里地忙活,即便是铁打的身子也是熬不住的。妈安心休息几日,我的东家对我挺好,夜里从不让我守着,倒是能够安安稳稳地睡上一夜的。”

       江绾昕端着一碗药进了房间,她耷拉着眼角,不知是担忧严凤瑜还是有所怨怼。她把汤药送到吴妈手里,端着盛水的碗就要走,却听江绾虞说道:“二姐,不如你去医院试一试吧。”

       听到这话,江绾昕顿时眉头一皱,把碗重重地搁在桌上,说道:“我还得在这儿照顾母亲呢,姐姐自从来了六安,也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要是走了,母亲还能指望谁?我看不如让吴妈去吧,吴妈先前也是同母亲提过的。”

       吴妈微微一笑,眼角有一丝为妙的尴尬。她低头把药送进严凤瑜口里,默不作声。

       江绾虞道:“哪能让吴妈去赚钱养我们呢?我们如今落魄,吴妈肯跟着我们已经是十分难得了,吴妈没有义务分担我们的衣食住行。”

       江绾昕被江绾虞堵得哑口无言,她捧过吴妈手里的药碗,一面喂严凤瑜喝药,一面朝严凤瑜递眼神。严凤瑜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吴妈肯跟着我们,我们感激还来不及,的确是没有道理让吴妈养着我们的。”

       江绾虞见江绾昕铁青着一张脸,也就不再接话,她对严凤瑜道:“我去隔壁屋瞧一瞧大姐和四妹就要走了。”

       因江绾湄和吕坤秀此刻正在屋里小憩,江绾虞不便打扰,便向严凤瑜告辞离开了。她为怕自己离开得久了,红云儿找不到人换床单,便快步往医院赶去。她拐过一条胡同,打算进到一户人家的后院去抄近路,可就在她进院门的时候,身后一只手将她猛地拽了出来。

       江绾虞脚下未站稳,结结实实地跌坐到了地上。她下意识抬起头,只见面前站着两名板寸头的少年,其中一名少年长得颇有些流里流气,他抱着双臂,用一种虎视眈眈的眼神看着江绾虞,问道:“你是伺候红云儿的看护妇?”

       听此人这样问,江绾虞便知这两名少年定是倪老板的人了。她没有作答,而是从地上站起来,不溜也不跑,只是定定地看着两人。

       两个少年被江绾虞看得有些不自在,其中一人上前一步,推了江绾虞一把。那一推,他定是用足了力气的,江绾虞猛地后退了三四步,还没来得及站立住,后脑勺已经磕在后墙上了。她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顿时有些意识模糊起来。

       不给江绾虞缓神的机会,那少年又用力拽住江绾虞的前襟,把人狠狠甩到了地上。这一推一拽,江绾虞自是晕头转向。她晃晃悠悠地想要站起来,两个少年已经无情地揣上她的后背。紧接着便是一顿乱踹,江绾虞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被匕首猛刺着,她的眼前漆黑一片,她的身体轻飘飘的,像是随时都要腾空而起,却又时不时地被一只手拽回来。她被少年踢中了肺部,那一脚坚实有力,她几乎是要窒息了。

       她不该不听红云儿的话,非要跑出医院去旅社。她若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医院里,倪老板或许就没有可乘之机了。可是她又哪里逃得掉呢?她在小肚鸡肠的倪老板眼里只是一只小小的蝼蚁,他想要将她捏死,那是轻而易举的。

       她气若游丝地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江绾湄,念着吕坤秀,更是惦记着严凤瑜。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再见到她们,或许刚才那一眼已经成了永别。

       她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她渴望自己再睁眼时,能够看到江天业。她希望江天业快些带走自己,让她免受一些痛苦。可是当她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白净无比,是一张年轻男人的脸,那男人半弯着腰蹲在地上,柔声问她:“小姐,你可还能动?”

       江绾虞尝试着动了动手指,朝他点了点头。

       青年男人又道:“我的随从已经把人赶跑了,我现在让他去请医生过来。”说完他脱下了自己的披风,改在了江绾虞身上。

       江绾虞迷迷蒙蒙地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青年男人。她想张口说声“谢谢”,可是一发声,她的喉咙里便泛起一股酸咸的血腥气。

       很快,医生和护士们便赶到了。医生见到那青年男人,忙喊了一声“杨少爷”。

       杨少爷对医生说道:“她被人打伤了,你们仔细为她做检查。”

       医生点了点头,对江绾虞粗粗查看了一番,之后让护士把人抬到了担架上。医生对杨少爷说道:“我只能瞧出些皮外伤,是否有内伤,得通过仪器检查后才能知晓。我们先把人抬回医院去。”

       杨少爷回头对随从说道:“你先跟着过去交些押金。”说完他走到担架边,对江绾虞说道,“打伤你的人跑了,我们暂时找不到他们。你的医药费我先替你垫付着,等我的随从找到他们,我们再去讨要回来。”

       江绾虞点了点头,眼角滑出一滴泪。她拼命咽下喉咙口的血腥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他说了声:“杨少爷,多谢!”之后便陷入了昏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