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三章 人?傀儡
       在一处偏僻窄浅的小山洞内,微弱的柴火燃起的光线,勉强支撑着阴冷的寂夜。

       “我叫程浩然,擅长精神分析,参加这次大赛吧……就是想开一家自己的心理诊所,只接想接的客户,只帮那些值得被帮的人。虽然我知道这样会倒闭,但至少我是开心的。”程浩然折断了一支细木,丢进了火堆中。

       “哦?挺好的。”她冷冷的回应着,让本来就足够寒冷的环境,变得更加尴尬,由于她坐在较高的大石块上,就连目光都成了居高临下的样子。

       “别那么冷漠嘛,我得感谢你帮我包扎伤口呢。况且来参加大赛的人,好歹都是心理学上有造诣的,难道连入门的基础共情都不会么?”程浩然故意调侃道,然后抬头看了一下这个冷漠的女人,还挥了挥被包扎好的手臂。

       随着他的视线上移,目光停留在那张完美无瑕的精致脸颊之上,白哲的肌肤犹如吹弹可破般,泛着许些健康而动人的红润,脸颊之上,噙着一抹轻柔笑容,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柔和感觉,仿佛只要看到她的笑容。心中的种种焦虑,便是会在顷刻间荡然无存一般,充满着异样的魔力。

          这样的女子,就犹如那钟天地灵气于一身的仙女般,完美无瑕,却又难以接近……

       “白可。”她的话语总是那么的云淡风轻,至于到底有没有话外音,那只能是因人而异了。

       “刚才那些人为什么会互相残杀?”程浩然有点明知故问的提起这个件事情,顺便看看白可的实力。

       “他们都被催眠了,但不是催眠我们的那个老头干的。他植入的潜意识没有杀意,但是那些人,都已经变成了人皮傀儡。”白可轻咬着下唇,她似乎对这种无妄杀戮感到深痛恶绝。

       “人皮傀儡形容得太贴切了!但是他们都是最优秀的心理学高手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程浩然不免有所担忧,按照历届大赛都不会出人命的情况来看,刚才发生的事情也不可能是那怪老头安排的,而是真的出人命了。

       况且让程浩然耿耿于怀的,是那些人临死之前的眼神,居然依旧是木然的神情,更严重的说,也许可以理解为至死都没解除被控制的状态。

       能催眠到这种程度,而且还是团体催眠,这凶手的实力不容小觑,但是即便如此,凶手的意图又是什么!?

       诸多的烦恼袭来,思绪凌乱不堪,程浩然拾起了一块较为别致的石头,看了两眼之后,便随手扔到了身后。

       “你是孤儿?”白可难得主动说话,却如此尖锐。

       程浩然惊得差点都要屏住了呼吸,他自认为自己精通精神分析,可以称得上是个预言师了,没想到今天是遇到高手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程浩然倒也坦然,相比直接承认,也总比吱吱唔唔掩饰的好。

       “篝火带来温暖,意象是家庭。而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直觉并不是寻求家庭帮助,而是选择了冰冷却别致的石头,继而又把它丢掉,可见到现在为止,能真正帮助你的人,还没出现。”白可的眼神有所变化,她看程浩然的时候,柔和了许多。

       程浩然咽了口唾沫,没想到这女人那么厉害,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没想到在心理学上的造诣已经达到如此的高度。

       “你擅长的手法难道是……”

       “没错,系统排列,根据物品的位置,能精准迅速的分析出对方的潜意识,甚至是人生经历。”白可的目光游离着,语气也没那么生硬了。

       “你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吧,而且应该是跟随着母亲。”程浩然一改那不正经的表情,压低了声音,稳健的说道,以表明他不是在开那么无聊的玩笑。

       这一下,轮到白可吃惊了,但是她那冷若冰霜的外表之下,确实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她迷离的眼神中,稍微的定格了那么一会儿,嘴角在不经意间划过了那么一丝微笑,便又重归那波澜不惊的神情了。

       程浩然也不是那么不知趣的人。分析别人的故事经历,并不是用来咄咄逼人用的,而是为了更容易体谅别人的感受。

       就在他准备熄灭篝火,让白可休息时,她却开口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的语气中略带着不为人知的悲凉。

       “童年就处于单亲家庭的女生,尤其是跟随母亲生活的孩子,她们对男人的情感会尤为复杂,爱恨交错,既好奇又设立层层心理高墙进行防御。”程浩然也比知道当说不当说,他还是说出来了。

       谁知道白可却跳了下来,蹲在了程浩然的身旁……

       火光照耀着他们两人的面庞,一种说不上的情愫弥散在这狭小的空间当中。

       白可嫣然一笑,用食指戳了一下程浩然的额头,否定的说道:“你猜错了,看来精神分析你还没学得足够好哦。”

       程浩然苦笑了一下。

       “好了,休息吧。明天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天,警察应该在找我们了。在此之前,我们只要能安然无恙就好。”说罢,白可推了一下土堆,便把篝火熄灭了。

       她找了个较为平坦的地方,蜷缩侧卧着,忍着哽咽噙着泪,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而程浩然悄悄的为白可盖上了他的衣服,他坐在了洞穴口处,手里捏着一块尖锐的石头,以守护这个缺乏安全感的女人。

       月色姣好,程浩然回头望了望呓语的白可,他微笑的低语道:“我的精神分析确实该再学一学了,如果能分析出你的全部过往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