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四章 不速之客
       豆大的雨滴时缓时急,杂乱的敲打着清晨的洞穴口,和那黑压压的浓密森林,以宣告着雨势的来临。

       程浩然遥望了一下那初亮的天际,轻叹了口气,把脸深深的埋进了自己单薄的背心当中,尽力想暖和一下冻僵的鼻子,就算没多少效果,至少这个行为能让自己感觉到一点心理上的暖意。

       由于坐了一宿,而且这森林环境又出奇的寒冷,程浩然感到脚已经麻木了,于是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泥泞的土地上跺着脚,保持着自己血液的循环。

       他闷闷不乐的注视着不远处的森林,按理说警察应该来救援了才对,也许是因为森里覆盖面积过大,而他们身上又没有通讯设备,才导致了救援时间的延长吧。

       然而身心疲惫的他,看见了那浓密的灌木丛中晃过一道人影,这让他的困意陡然消失了。他紧握着尖锐的石头,以防对方发动袭击。

       雨势越来越大,也许在避雨的其它参赛者,仍沉浸在这错综复杂的比赛环节当中,而不知危险降临。

       由于这个洞穴很浅,光是白可蜷缩的身体,就已经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可这小洞穴的檐岩很难遮风挡雨,密集的雨点随着猛烈的风灌进了洞穴中。

       为了不让白可被雨淋到,程浩然一边不断来回用手掌搓着双臂,一边站在了白可的前方,为她挡风遮雨。

       当白可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柔亮的光线却让程浩然那不算魁梧的身材,显得无比伟岸,她的心有所萌动,但是自认为已经看透人性的她,仅仅是用一个微笑来嘲讽自己的天真,于是她把感动收纳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心理角落当中。

       听到了身后有动静,程浩然回头看了一下,柔和的问道:“你醒了?睡得还好么。”

       白可看见嘴唇略微发紫的程浩然,再看到他上身那单薄的背心,便心有愧疚的赶紧从身上脱下了程浩然的外套,递还给了他。

       “没事儿,你先穿着。我不冷。”程浩然咧嘴笑着说道,可是那不争气的牙齿,居然不由自主的哆嗦着打颤了起来,咯咯作响。

       “你还是赶紧穿上吧,在救援来到之前,我们还不知道要熬多久。”白可总是那么的理性,语调灰暗却又可以令人接受。

       程浩然只好苦笑着接回了外套,他的内心恨不得立刻就把自己裹进这外套中,但是要保持型男形象的话,他只好不紧不慢的,若无其事的穿了上去。

       “真够暖和……”他的内心不免发出一阵这样的感慨。

       看到程浩然脸上那抑制不住而流露的满足感,冷若冰霜的白可不禁抿嘴窃笑了一下。

       “喂喂,我说你也太没点同情心了吧?这骤降的温度,要是都没感觉那才奇怪!”程浩然嘀咕的为自己争取形象。

       就在这时候,洞穴口倏然出现了一个黑影,白可微微皱眉之际,程浩然就猛然的转身,将那个不速之客顶在了岩壁上。

       程浩然左手胳膊架在对方的脖颈上,右手高举着尖锐的石头,随时会可以制裁对方。

       来人是位左臂有新伤疤的中年人,他双眼细长,鹰勾鼻子,一身的煞气,让人一见就不禁打了个冷颤,想敬而远之,而且这中年人的身材魁梧,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他反扑。

       “你要杀人?你不会的,你眼中没那样的东西。”中年人冷笑的说道,他看见程浩然握着尖锐石头的右手还在颤抖。

       白可悄然的在一旁也摸起了一块石头,以防不测。

       “你想做什么?”即便程浩然确实不会痛下杀手,他也不能放松警惕。

       也不知道是气温骤降原因,还是这中年男人过于凶神恶煞,程浩然质问对方的声音略带哆嗦。

       “年轻人,你先看看我的制服,真动手了,你的罪可就严重了。”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觉得现在的小年轻就是暴戾,还是需要沉淀。

       由于两人贴的很近,刚才程浩然的行为又是一系列的条件反射,所以他确实没来得及看清楚对方身上的衣着。

       “要不先放开他吧。”白可也意识到这个中年男人穿的居然是警服,按照时间的推算,确实也该有警察搜寻到附近了。

       程浩然一愣,他倒是没注意到这些,于是他放开了那名中年男人,但是手中的尖锐石头却不曾松懈。

       这男人顺了顺胸前的警服,一脸淡然的扫视了一下洞穴的内部,然后稳重的说道:“放心吧,没多久其他的警察就来了。”

       “别废话,你是警察的话,为什么连通讯装备都没有!?”程浩然虽然不像白可那样,能通过系统排列精准读取对方潜意识,但是他的分析能力和洞察力也不逊色。

       “你看到我手上的伤了吗?这里有逃犯,刚才搏斗之后,让他跑了。通讯设备在搏斗过程也损坏了。所以我想先躲过这场雨再说,有什么不正常吗?”中年男人那沉稳的语调,使得他的叙述是如此寻常。

       “怎么称呼你?”程浩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语言的内容太少,信息量不够,这也是精神分析的一个小弊端,但是既然他身边有白可这样的系统排列高手,只要一会儿,肯定白可就能看出所以然来。

       “你们叫我黎叔就好,大家都是这样称呼的。”中年男人不卑不亢的态度,倒还颇有几分老干警的风范,唯独那锐利的目光中暗藏着狡黠,淡定的肢体语言种却隐隐透着迸发之势。

       “黎叔过来这边休息一下吧。”白可起身让出了一个干净的位置,伸手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