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二章 绝对安全
       心理学大赛的场地设置在一座湖中岛上。

       岛上到处是森林,黑色的叶片、黑色的枝干给人的感觉极其的压抑阴森。一些蛇形毒物缠绕在那近百丈高的树干上,冰冷没有任何温度的梭子形瞳孔死死的望着来人的方向。

       饶是参赛者再大胆,看到这些形状可怕的蛇形毒物,身上的寒毛依然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只不过参赛者都相信生命是有保障的,虽然签署了“生死合约”,但是他们并不觉得这是一场会玩命的比赛,况且多年来也从来没出过人命。

       在这偌大的黑森林中,有一个青年——程浩然的身影正穿梭于树丛之间。

       他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只不过左眉上有一道浅浅的疤,是俊脸上的小小瑕疵。

       当夕阳西下时,他的身影在地面越瘦越长起来,像细线似的。橘黄的光跳跃在傲然立于男子的身上,淡淡的阴影给那张俊美却不失坚毅的脸庞,增加了几分稚气和柔和。

       在找到了一棵合适的粗犷又散落着叶须的大树后,他坐了下去,背靠着树干,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一直觉得有人跟在他的后面。

       大口大口的喘了会儿粗气之后,他不禁抱怨了起来,毕竟绞刑台那个催眠植入的考验,确实是太吓人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过硬,估计已经被淘汰了。

       最可怕的是——几乎所有的参赛者都不知道自己被植入了绞刑台的概念,以至于大家都在不定的情况下突然就被拽入了幻境当中。所幸的是,熬过去之后,催眠幻境也就算结束了。

       “真见鬼,出题的那个张博士到底心里有多阴暗!?况且决赛场地怎么会设置在这种的地方?不过无所谓,反正冠军肯定是我的。”程浩然搓了搓手,望着远方逐渐微弱的夕阳光芒,他觉得得找一个合适的安全落脚点才行。

       他稍作调整之后,便提起了背包继续前进,否则夜幕完全降临之后,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就当他往前走没多远的时候,他逐渐感觉到一些奇怪的现象,一些树木草丛,都体现出了被人劈砍和踩压过的痕迹,换句话说,沿着这痕迹走,说不定能偷袭到开路的人,从而减少竞争对手。

       但这是心理学大赛,如果纯粹凭借直觉去行动,那只会令自己早早就被淘汰。

       程浩然不打算偷袭谁,所以他并没跟着那条开辟出的路来走,相反的,他选择了容易暴露自己的小河,沿着河流走。

       黄昏时的小河是那样的安逸,血红的夕阳把河水染得通红。在晚风的抚摸下,河水荡起了无数的涟漪,犹如一条条红绸似的轻轻地流动着。郁闷的河水,迸出砰然的碎响,像烧红的滚动着的玻璃溶液似的,翻花向前地滚去。

       当夜色降临,程浩然走到了一片灌木丛中时,他一侧身就钻了进去,至少这样能甩掉跟踪他的人。

       果然一直不动声色的跟踪者,终于急了,竟然有三个人联合了起来。他们在程浩然消失的地方搜索了一阵之后,最后只能无疾而终,悻悻离去。

       躲在树上的程浩然,在没有了动静之后,他才悠然的落地,然后继续前行。

       夜色越来越重,森林里也起了薄雾,程浩然只能艰难的前行着,心理大赛对于每名参赛者的要求都不一样,所以人人自危。

       就在他摸索着又走了好一段路之后,居然恰巧跟到了追踪他的三个人后面,但是那三人似乎又找到了其他的“猎物”,一拥而上之后,传来了女人挣扎的声音。

       他踌躇了片刻,但还是决定多管闲事了,只是让他觉得最可笑的,就是其实他很清楚设计者的构思——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勾引出人性最阴暗的那一面。

       所以只要在这比赛中,不断显露出自己阴暗面的,其实就已经被淘汰了。程浩然原本只需要不断的躲避,并且表现出“君子”风范即可。

       但是现在他不能坐视不理了,三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可就当程浩然拨开与人齐高的草丛,大步流星的奔至,求救声传来的地方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那三个男人居然互相厮杀,在乱斗中用匕首捅死了对方,但是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其中存活的一个,居然自己抹颈自尽了。

       精通精神分析的程浩然,很清楚反应时间,甚至连应激性创伤障碍都来不及造成,怎么可能就导致畏罪自杀!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被操控了……

       他来不及多想,匆匆赶到了那求救女人的身边,可当他扶起那个女人的时候,那女人居然径直抽出了一把匕首,朝着他的腹部捅了过去。

       程浩然一个激灵,双腿骤然发力,身子下意识的往后推躺了出去,才勉强躲避,但是他的手臂却被深深的划到了。

       但是那女人速度极快,程浩然猝不及防,就被她骑到了身上,当月色下映照的凛冽寒光跃过他视线时,只听沉重“咚”的一声,那女人头部重重挨了一棍,她随即顿了顿,然后摇摇晃晃的瘫倒在了一旁。

       程浩然这才松了口气,他知道被救了,于是他模模糊糊的冲着黑暗中的人影说道:“感谢大侠的相救。”

       “差点就丧命了还有心思贫嘴?”

       出乎程浩然意料的是,救他的居然是一个女人。而且不知道是获救的原因,还是她的声音真的如此悦耳,让程浩然感到如痴如醉一般。

       她蹲了下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却绝不是让人惬意的笑容,这笑里充满骄傲与蔑视的意味,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在话下一般,而她微微上扬的嘴角,也饱含了反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