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开挂贼生
01
       临近午夜,磅礴的大雨终于停止了强劲的势头,先前倾盆而下的雨势逐渐变得淅淅沥沥起来。天空却依旧显得阴郁且幽暗,如同地狱敞开的缺口,在悄无声息的吞噬着那些在夜幕掩饰下毫无遮拦的贪婪人性。

       地中海大酒店便伫立在这样的夜色中。正在装修的墙体使它看起来有些斑驳和萧瑟,但里面的奢华足以惊愕每一个到过这里的人。

       世间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玄妙,越是平淡的表面下,却越可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匪夷所思。

       景物是这样,人亦是这样。

       此刻在酒店13层一间装修的非常考究的房间内,男人正躺在柔软而舒适的大床上,两只眼睛专注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而在男人的身旁是一个娇媚可人,又不乏性感野味的女人,她身上穿着豹纹花色的紧身短裙,伴随着撩人的睡姿,勾勒出一条诱人的曲线,将两条玉腿的美艳衬托到了极致。质地考究的上衣微微敞开着,半遮半掩的雪白风情愈发显得分外迷人。两抹红唇像吸了血的魔窟般微微吸吮着,折射出了女人此时极度渴求的迷离。

       “难道你整晚都要盯着天花板吗?”女人娇媚地将手放在了男人的胸脯上,轻柔而又动情地摩挲着。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呀,就是太过追求极致的完美了!”女人将红唇凑近了男人的脸庞,“有我在你身旁,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忘掉一切,尽情地享受这撩人的夜色。太过追求完美,反而会注定失败!”

       女人的最后一句话如同一枚钢针,直接刺到了男人心灵的最深处,他仿佛从冬眠中猛然惊醒的悍兽,极度的饥渴让他突然间对身旁的美味产生了强烈的欲望。

       男人猛地一翻身将女人按在床上,急剧蠕动的喉结发出野兽般的嘶鸣,仿佛要将猎物顷刻间撕成碎片。

       “这才是我喜欢的那个你啊!”女人娇媚地呻吟着,婀娜的肢体轻柔地摇摆着,像在狂风中岌岌可危的娇花,正在用生命的危情享受着最为激情的猛烈绽放。

       “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约我到这里。”男人低语道。

       “没有我为你舒解焦虑,你能熬过这一夜吗?”女人轻柔地蹭着男人的下巴,不无挑逗地说道,“不用担心,他在公海上谈生意,今晚一定回不来的。”

       男人盘算了一下时间,自言自语道:“是啊,以他一贯的傲慢,最快明天早晨才会回来!”

       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的安全感,动作也变得粗鲁起来,他用力地扯向了女人的衣扣,女人立刻警醒捂住了胸口:“动作轻点,别把衣服弄坏,否则会被他发现的!”

       “他,他,他——”男人的心里像被猛戳了一下,“妈的,老子早看他不顺眼了!”动作变得更加粗鲁起来,两个纽扣也掉在了地上。

       女人却并不恼怒,反而咯咯地笑了起来:“不要担心,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了,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了,再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了!”

       男人畅然地微微一笑,似乎想起了什么,动作敏捷地从床头柜上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头套,戴在了头上。

       “你这是干什么?”女人讶异的望着男人古怪的动作,脸上露出了惊夷的表情。

       “我觉得戴上头套会安全许多,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总是戴上头套才能睡得着!”男人神情尴尬地回答道。

       “我觉得你压抑太久了,似乎应该看看心理医生了。”女人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想要去安慰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男人眼神中闪过了几缕阴郁的光泽,叹口气道:“和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变疯只是迟早的事情!唉,前辈们说的对啊,有些女人是碰不得的。特别是你这种充满危险的女人。”

       女人咯咯一笑,有些得意地环抱着男人的脖颈:“谁让你抵挡不住我的诱惑,偷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呢?怎么,现在后悔了?”

       男人微微一笑,原先紧绷的神经终于舒展了下来,在女人似水的温柔和充满野性疯狂的冰火两重天激荡下,心神逐渐沉溺于这泓温柔的春水之下……

       雨滴敲打玻璃的声音逐渐逝去,房内的激情却愈加高亢。男人的神情开始变得迷离,虽然隔着头套,但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犀利和警觉。男人的眼睛似乎是放在眼前娇媚的女人,又似乎是望着空洞的某一去处,现实与虚幻,激情与恐惧在他的脑海中不停的交错着。

       急速行驶的汽车,撕心裂肺的惨叫,被打碎的头颅,失去生命光泽的空洞眼睛,还有那片夺去无数人性命的可怕池塘。

       各种狰狞的场景在男人的脑海中交替出现,让他的脑细胞开始急剧的暴裂,产生了无法遏制的癫狂。

       “我绝不能被他发现,我绝不能被他发现!我要夺回我失去的一切!”男人梦魇般地尖叫着,他突然看到了身旁娇红似火的女人:“红颜祸水,对——,女人是最不可靠的!她前一刻还睡在那个男人床上,现在就躺在了我的床上,我绝不能相信她!”

       男人充满温情的双手在滑过女人精致的脸颊时,突然将女人的头狠狠套在了一个塑料袋里,然后用力地按在了丝绒的枕头上,任凭女人的手脚不停地挣扎着,却丝毫没有任何松驰的意思。

       女人娇媚的脸庞因窒息而逐渐扭曲,她拼命地将头侧转,高高突起的眼睛极度渴求地望向天空中的某一点,似乎是留恋着人生的最后一点记忆,亦或幻想着什么奇迹的发生。

       “去死吧——”男人狰狞地低吼道,“我要掐死你个臭婊子!我要掐死你个臭婊子!”

       伴随着这种近乎疯狂的举动,男人心底的阴郁似乎得到了彻底的释放。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光芒闪过,虽然只是短暂的一霎,却如同一道霹雳,瞬间将男人惊得魂飞魄散, 一团像幽灵般的黑暗已经悄无声息地附在了男人的身后。

       而就在这一刹那,女人原本僵直的雪白长腿却毫无征兆地突然间蜷缩了起来。

       一小时之前……

       徐峙紧了紧衣领,挺起胸脯从电梯中走了出来,身后紧跟着的是徐峙的铁杆跟班——冯阿呆。

       “哇,这里面好漂亮呀!”冯阿呆惊叹道。

       “这有什么稀奇?地中海酒店就是供有钱人玩乐的地方,当然不是一般酒店比得了的。”徐峙气宇轩昂地向前走去,虽然他穿的是地摊买的西服,但套在他的身上就是显得特别有范儿。

       冯阿呆缩着头,明显不适应这里雍容华贵的氛围。

       一位身穿中国式旗袍的迎宾小姐低着头,似乎正在抽屉里摆弄着什么,嘴里还嚼着东西,看到电梯里突然有人上来,脸上露出了偷看少儿不宜书籍时被突然撞破的羞涩神情,连忙将抽屉向里推了一下,将嘴里的东西吐在了一旁。但这种尴尬之情转瞬即逝,粉嫩的俏脸上立刻绽放出了醉人的笑容:“两位先生,欢迎你们的到来,请出示你们的请柬!”

       徐峙冷哼了一声,从西服口袋里抽出两张请柬冲女迎宾甩了甩,一副不厌其烦的模样。

       女迎宾本想仔细看一下请柬,但看到徐峙冷酷而又目空一切的神情,当下也不敢怠慢,连忙作出一个恭手相送的姿势。

       徐峙拿出皮夹子,从厚厚一沓钞票中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到女迎宾衣领里,手指有意无意地从女迎宾饱满挺立的胸前滑过:“你这样的条件在这里实在是屈材了,有机会到我的公司来给我当秘书!”

       女迎宾顿时羞红了俏脸,却又不敢躲闪,只是紧张地将钞票攥到了手心。

       “赵诗颖——”徐峙又将目光投向了女迎宾胸口的姓名牌,“很好听的名字啊!黎先生的慈善宴会在哪个厅?”

       “整个楼层都是黎先生的,所有的厅都对宾客们开放,还有——慈善晚宴很快就要结束了!”

       “我知道!”徐峙甩下这句话,继续旁若无人地向前走,仿佛他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以至于楼梯口站着的保安也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只是狐疑地望着徐峙身后跟着的冯阿呆。

       “喂,表现的自然点好不好?”徐峙低声提醒冯阿呆,“我们做贼的要扮得了贵族,扮得了乞丐,就是扮个人妖也得入木三分。你这样畏畏缩缩的,很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你要大气一些,把自己想象成这里的主角,要学会像变色龙那样把自己融入到环境之中。”

       冯阿呆吐了吐舌头:“峙哥,我就是个小贼,哪里见过这样大的场面!”

       徐峙忽然微微一笑,优雅地向迎面走来的一位女士打了一个招呼,仿佛多年相识的好友那样。

       女士出于礼貌,以及对于徐峙卓越气质的欣赏,也报以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一直紧盯着冯阿呆的年轻保安,这时才把眼光移向了别的地方。

       这时候又有一个保安模样的中年人迎面走了过来,冲着那个年轻保安一挥手:“小林子,到我这里来一下!”

       年轻的保安立刻跑了过去,两个保安站在一起,似乎在谈什么重要的事情。

       徐峙仿若他们真空,仍旧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峙哥,你认识刚才迎面走过来的那个小妞?”冯阿呆小声地问道。

       “不认识,我只是逢场作戏。”

       “峙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把我都骗过了。”冯阿呆啧啧惊叹道。

       徐峙嘿嘿一笑:“我们做贼的做到极致,每一个都是奥斯卡。”

       冯阿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咧着嘴道:“刚才好险啊!如果那个迎宾小姐看出我们的请柬是假的,我们就全玩完了!”

       徐峙却成竹在胸地道:“哼,怕什么,那小妞要是不让我们进去,我就投诉她在工作时间玩手机,嚼槟榔,还给情郎发肉麻短信。”

       冯阿呆眼睛一亮,不解地问道:“老大,你怎么知道她在嚼槟榔,而且是给情郎发肉麻短信?”

       “这有什么难的?”徐峙得意洋洋地道:“这小妞嘴里一股槟榔味,随便用鼻子一嗅就知道。她虽然将手机放在了抽屉里,但不巧天花板上的玻璃亮面倒映了手机上的内容,我认识的英文不多,但Miss You总认识吧?发这样的肉麻语句自然是给她的小情郎了?只是不知道什么的人有这样的艳福,可以找到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嘴里有香喷喷槟榔味的女人?打起啵来一定爽,我这辈子可是没有希望啰!”

       转过拐角,从宴会厅里走出许多衣着华丽的男女,每个人脸上都神采飞扬,显然他们仍旧沉醉于方才的party之中。

       冯阿呆一怔,喃喃道:“怎么这么多人?”

       徐峙看了一下手表,胸有成竹地笑道:“黎昕先生今天晚上在地中海酒楼的顶层举行了一场慈善宴会,现在是23:30,刚好是宴会结束的时候,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宾客离开宴会厅走向电梯。”

       “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么多人的时候来?”冯阿呆已经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

       徐峙却仍是一幅泰然自若的模样:“往往宴会结束的时候,才是安保工作最容易疏忽的时候。这时候人流量大,保安的注意力都在疏导人群,而且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潜入,这才更方便我们伪装。”

       “峙哥,你真厉害,把这都算到了。”冯阿呆由衷地赞叹道。

       “那是自然!”徐峙显得有些得意,“作为一个资深老贼,必须把每一点都计算到,这样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那你怎么知道黎昕先生的宴会23:30结束?”冯阿呆好奇地问道。

       徐峙抿了一下嘴,露出不屑的神情:“这太简单了,只要小小的贿赂一下内部工作人员就可以了。”

       “我们现在穿过人流到达走廊的另一头,那里有一扇门可以进入楼顶。”徐峙说话间突然放缓了脚步,身子也不由自主地一颤,因为在他视野的前方出现了一片明媚的春色,这是他平生从未目睹过的绝美风景,也是他苦苦寻觅的梦中情人模样。那个女人如同在花丛中飞舞的翩翩彩蝶,妙曼的身形,轻柔的步履,卓绝的气质,那是一种脱尘出俗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绝非寻常女人可以比拟得了,瞬间就将徐峙彻底俘虏。

       徐峙想要表现得更加绅士一些,但蝴蝶美人的出现让他所有的伪装都无处遁形,心底的猥琐不由自主地奔涌而出,他兴奋地低吼道:“阿呆,你看到前方那个长发美女了吗?就是那个长发如云,明眸皓齿,肌肤赛雪,比西施还靓丽,比貂蝉还迷人的那个女人。就是穿着牡丹花裙的那个女人。”

       冯阿呆循着徐峙的目光向前望去,眼前也是一亮,但随即就收敛了眼神,拉着徐峙的衣袖低语道:“峙哥,现在我们有大事要做,不是泡妞的时候。”

       “你懂什么?”徐峙不耐烦地道,“千金散尽还复来,美人一去不再有。”说着就要向那蝴蝶美人凑去。

       冯阿呆赶忙用力扯住徐峙:“峙哥,你忘了,你欠屁王的钱明天要是还不上,他就要砍你的手脚啊!”

       一阵冷汗袭来,瞬间浇灭了徐峙燃烧的荷尔蒙。徐峙狠狠地咬了咬牙:“这个屁王,要不是他逼着,我也不会干这单买卖。”

       徐峙随即又一想:“不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今天一定要从这妞身上留点纪念,说不定来日还有相见的机会”眼光一闪,立刻聚拢到那片白皙脖颈上耀眼夺目的项链。

       “有了,就是这串项链了。”徐峙嘿嘿笑道,“我今天先偷她点纪念品。”说完使个眼色,冯阿呆无奈只好跌跌撞撞地向前冲去,佯作不小心一下将蝴蝶美人朝徐峙怀中撞去。

       蝴蝶美人猝不及防,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倒去,不偏不倚跌在徐峙的怀中。徐峙手指在她胸前顺势轻轻一划,那串项链已经落入徐峙左手之中。

       徐峙还不肯作罢,右手环抱美人腰肢,学着上海滩中许文强的模样,风度翩翩地凝视着美人,只是无奈眼睛生就委琐,除了淫邪就是淫邪,殊无半点许文强的正义凛然。

       蝴蝶美人一惊,触电似地从徐峙怀中弹跳而出,还没等徐峙说完“对不起”三个字,已经拼命朝电梯口走去。

       “这娘们,难道还是个雏,叫男人抱一下也这么大惊小怪。”徐峙话音未落,却发现蝴蝶美人已经猝然而返,焦急的神情里分明闪烁着吃人的愤怒。

       “难道这么快就被她发现了?”徐峙虽然是老贼,这一刻却也不由得紧张起来,当面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戳穿,毕竟是件尴尬无比的事情。更何况——

       更何况在蝴蝶美人的身后还紧跟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彪形大汉,一看那模样就是训练有素的保镖,而且是那种喜欢把人撕成碎片的野兽型保镖。

       “我的个乖乖,这下老子可惨了!”徐峙看看自己单薄的身体,又看看那两个保镖鼓鼓的胸肌,心里暗自责怪道:“难怪师父说这漂亮女人动不得,果然应验啊!”

       但也不禁纳闷:“这娘们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

       徐峙颤颤巍巍地站在那里,仍然强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但等待着被人当众撕碎的那种痛苦煎熬,已经让他手心都沁出了汗水。

       蝴蝶美人带着两个保镖冲着徐峙直奔而来,十步——,九步——,八步——,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徐峙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而冯阿呆已经悄悄地溜到了墙边。

       “太不仗义了!”徐峙小声咒骂道。

       “峙哥,你也知道我怕血。”冯阿呆索性把脸捂了起来。

       蝴蝶美人迅捷而至,但就在与徐峙亲密接触的一刹那,却与徐峙擦肩而过。

       而就在这一霎那。蝴蝶美人的两个妙目竟然有意无意的朝徐峙瞟了一眼。

       “闪开!”两个保镖蛮横地推开了一脸惊愕的徐峙。

       “妈的,吓死老子了。”徐峙长出了一口气。

       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但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徐峙琢磨着蝴蝶美人方才的眼神,脚步竟然神差鬼使般地跟在了蝴蝶美人的身后。

       转过一个弯,蝴蝶美人进入一个豪华的包间,两个彪形大汉则垂首而立在门外。徐峙佯装从门前路过,两眼向内偷瞄,就在门缝即将闭合的一刹那,徐峙看到一只干瘪苍老的手十分不规矩地摸向了蝴蝶美人性感圆润的翘臀之上。而蝴蝶美人竟然迎合着在宽衣解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