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大汉法司
4 初入青阳府
       “哎!你们几个去那边搜搜!”

       “你!你们几个跟我来!”

       “你们几个看好大门,无关人等都不许进。”

       青阳侯府门口人头涌动,百姓们纷纷伸长了脖子向里面望去,人群中更是对青阳侯府内事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门口一位衙役班头正在分配任务,赵广汉等人费尽力气挤进了人群的前排,正准备进院,却被衙役拦了下来。

       “哎,你们几个干嘛的!”

       “大哥,我们是来找太守入职的,这是我们的推举书。”公孙骞递过一封信。

       衙役顿时脸色一变,立刻换上一副谄媚面孔,他见这些人手持推荐信,心中暗想,直接来找太守入职,想必又是官宦人家子弟想要做官了,这种人随便给个官职,也比他衙役地位强,必然要好生伺候着,先混个眼缘,还没等他说话,此时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疲惫,身着一身官服着急向门口而来。

       “长安的人到了吗?”孙铭拉过身边一位官差问道。

       官差摇摇头,此时衙役连忙上前:“大人,这边有几位公子找您” 。

       赵广汉几人连忙上前:“孙大人,我们是桑弘羊门下学子,师父举荐让我们来找您入职,这是举荐书”

       孙铭爽朗大笑,热情向众人走过去:“你们是桑大学士高徒啊,我听闻桑老出去游学了,他可曾归来?最近身体可好?”孙铭毫无太守之架子,左一个右一个各拉着公孙骞、赵广汉热情向府内走去。

       “师父今日已经归来,身体还算健朗” ,赵广汉回答道。

       你们来便是了,还拿什么举荐书,我与桑老可是多少年的忘年交,桑老饱谙经史、博览古今,其学识、见识可谓是我们涿郡第一人,他的高徒想必更是青出于蓝,这是灵儿吧?”孙铭看到身后的女孩。

       “是我,孙伯伯”,桑灵儿忽然红了脸。

       “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灵儿也成了如此俊美的大姑娘,灵儿可曾许配人家?”孙铭再见故人之子甚是开心。

       “不曾”,桑灵儿两颊更红。

       “那我倒有几位···”孙铭话还没说完,被公孙骞打断:“阿,孙大人,您快给我们讲讲这青阳侯府出了什么事吧”。

       赵广汉与陈九在一旁憋笑憋红了脸。

       “噢噢,这青阳侯府···”,孙铭话又未说完,忽而一名官查来报:“大人,长安的人到了”。孙铭立马扭身向门口而去。

       “你们跟着我,详细等下再说”。

       青阳侯府门口一阵人声嘈杂,一队护卫持刀而进,分立两旁,一男一女出现在众人面前,赵广汉、公孙骞等人相视一看,对目而望,瞳孔里皆是不可思议,这一男一女就是在归云阁中的那一对男女,而女子显然换了一身衣物,这对男女也看到了赵广汉等人,女子冷哼一声。

       孙铭连忙上前:“下官孙铭拜见霍中郎将,一路舟车劳顿,霍中郎辛苦。”

       “你可知我为何事而来?”

       “下官知道。”

       “那我怎么刚到涿县就听说青阳侯昨夜死了呢?”男子声音加重几分,女子听到此话眼圈顿时红了。

       “青阳侯确实昨夜身死,下官一大早听闻便来到青阳侯府勘探,案子正在查办中。”孙铭说罢,女子眼泪已经流出,男子轻轻抱住她的臂膀:“带我们去看看吧。”

       孙铭在前引路,众人一起同行,赵广汉等人走在队伍的最后,他偷偷拉过刚才来报消息的官差低声询问,公孙骞、桑灵儿、陈九也围过来一起倾听。

       “请问这二人是何人?”

       官查看四下无人注意,低声说道。

       “这男子可是霍禹,朝中正三品中郎将,那女子叫霍沐雪,是霍禹之妹,你们可知他们父亲是谁?是先帝武皇帝留下的辅政大臣之首,霍光大人,他们专程从长安而来的。”

       “他们来涿郡干嘛?”陈九好奇问道。

       “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官差一笑。

       众人已经来到青阳侯府的书房门口,远处一中年女子被丫鬟搀扶正在低声哭泣,想必应该是蔡钰的家人,孙铭停下:“霍大人,昨夜府中仆人来添油之时,发现蔡钰昨夜倒在这书房之中,府内管家奉三倒在内室之中,二人一死一重伤,府中人便来报官,破晓时我们便赶来查封现场,仵作正在里面查看尸体。

       “发现尸体的人是府上的仆人?”霍禹问道。

       “正是,是府上仆人杨泽,他···他说···”。

       “说什么?快说!”

       “他说他亲眼看见一具断臂木偶在书房的窗户里飞出,木偶右手还握一把钢刀,是木偶杀了青阳侯,不过,他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昨夜发现现场后,此人便疯疯癫癫,精神有些错乱,动不动就喊木偶复活,厉鬼杀人之类的话,医官看过之后说他得了癔症,不知何时才能恢复。”

       “蔡伯伯”。霍沐雪轻声喊道,快步进入屋中,看到正屋地上凉去已久的青阳侯遗体,遗体下方还有一小摊血渍,她不由得扑上去悲伤而泣,赵广汉公孙骞相视一望,跟着孙铭一同进入,陈九桑灵儿则留在屋外等候。

       “雪儿,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霍禹安抚着霍沐雪。

       赵广汉环视一周,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书房,正堂中悬挂着刘安的《淮南子:主术训》中‘宁静致远’四个大字,下方书桌笔墨纸砚一应俱全,赵广汉四看周围,发现正下方一张小方柜子中抽屉半拉。

       “霍大人,原本六具木偶,剩下的五具木偶就在里屋,管家奉三当时头朝正堂,脚向里屋倒在此处,他头部被重击,现正在医馆医救”,孙铭引众人进入里屋,向众人讲解到。

       赵广汉走近方柜看到里面也已被翻乱一团,四处望去屋内其他柜橱也皆有被翻动迹象,赵广汉走到窗户仔细查看,看到窗台上有一方圆形尘土落印,这应该原本有一盏瓶物,现在看来被移动过,赵广汉忽然踩到什么,地上散布的是一地的瓷器碎片,这引起赵广汉注意,看来这地上的瓷片应该就是窗台上那盏摔碎的兰花瓶,是瓶子从窗台上掉落所致,赵广汉推开窗户,书房的窗户是由内向外开启,他仔细勘探窗户木隼之处,发现并无损坏,但令人奇怪的是两扇木框中间合缝之处,却有一丝白痕。

       屋里还伫立着五具木偶,霍禹站在其面前仔细端详甚久才缓过神来,长叹一声。

       “此物真可谓是巧夺天工。”

       “原本这五具木偶倒伏一地,我们刚才才将其扶立起来。”孙铭讲到。

       众人也纷纷围观,暗暗称奇,赵广汉与公孙骞也一同查看了里屋五具木偶,二人心中越看越为熟悉,这五具木偶除了性别、装扮与河中那具有所出入外,其做工和服饰材质并无任何不同。它们有一共同点便是皆为名贵木料所制,赵广汉一眼看过,竟然发现这五个木偶分别为黄花梨、红酸枝、红杉木、水曲柳、金丝楠五种所做,其工匠出手之大气,令人咋舌,个个身穿蝉纱绸衣服,整个书房都弥漫一种混合奇特木香。

       赵广汉忽然想起什么,回到正堂蹲下仔细端详蔡钰遗体,蔡钰倒下姿势也是头朝正堂、脚向里屋,赵广汉翻开其眼睑,松开其手掌,仔细查看每一处细节,霍沐雪心情渐渐平复,在一旁看到赵广汉认真的模样,心中有些好奇,没有打断他。

       众人散开四处观望查看,周围还有几位衙役捕快在现场查验,不多会现场勘查差不多了。

       众人出来,齐聚正堂,仵作上前:各位大人,现场查看已经完成,屋中木门完好,并无损坏,但我们来时其窗户是打开状,像是被从里到外重力撞开,屋内橱柜皆有翻动迹象,不知丢失财物与否,还有待向侯爵家人核实,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原本府内书房中有六具木偶,现在失踪了一具男性木偶,我们只在房中捡到一只握刀的木制左臂,这可能是失踪的第六具木偶所留,蔡钰大人死因是锐器伤及胸脏,一击致命失血过多而亡,此外,我观蔡钰大人手中老茧层叠,必是习武之人长年握弓拿箭所留,其功夫一定了得,那个杀人之物定是更加武艺高强。”说罢,仵作暗自有些洋洋得意,环视一周,轻拱手礼。

       孙铭接过仵作手中的断臂仔细看察,众人也看清此物,它断口整齐,为实心木制,如藕段一般粗细,其制作相当巧妙,手掌手指纹路细刻,关节制作皆与常人无异,手上还用布条结实绑着三尺长刀。

       “这好像是被直接打断的?”孙铭向众人讲到。

       “不错,应该是被重力拍断。”仵作回到道。

       “你认为是失踪的第六具木偶杀人吗?”霍禹问道。

       “下官认为这···也不可能······也可能···,因为我们在屋中并无发现外人闯入痕迹···”,仵作吞吞吐吐,但众人已经看出仵作心中所想,只不过他不敢说出罢了。

       “有一点不对!”,赵广汉忽然发声,一语言出,众人纷纷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