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大汉法司
3 酒楼风波
       只见东南角伫立一位年轻女子,她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流盼生光,却又凛然生威,发间一支翡翠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身着白纱衣裙,长及曳地,细腰并以云带约束,气质斐然,她身旁也站立一名青年男子,男子面容棱角分明、俊朗绝伦,他头戴金镶玉冠,成熟稳重,着一件深色长袍,颇具气场。

       “怎么回事!”

       女子涨红了脸,正向店小二叱怒,众人此时才看到女子白纱衣裙之上一滩褐色汤汁,污浊成一片。店小二端着空盘楞站在原地,心中顿感不妙,刚才着急送菜之时,不知被哪位客人碰撞一下,不慎将汤菜倒在了面前这位女子身上,店小二在归云阁已经干了七八年有余,本不该犯今日之错误,无奈今天人太多,忙昏了头,多年的历练让他也有了几分识人本领,看这桌客人衣冠华丽、气宇轩昂,定是富贵人家,想必更难伺候,店小二想到此处心中悔恨万分,此时女人身边的侍卫突而拔出腰刀,更是吓得店小二一时语塞,两只大腿不听使唤的瑟瑟发抖。

       大腹便便的店老板见此情形,连忙在柜台后出来打圆场:“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是这小的不长眼,还不快滚过来!您这两桌免单!当作您的赔偿,您看,如何?”

       女子冷哼一声:“你这店老板可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我等出来吃饭还能差你这两桌饭钱?我这件衣服就是将你店十日的流水都拿出来也不抵一半!”

       女子话音刚落,店中人纷纷乍舌,这‘归云阁’可是涿县最好的酒楼,涿县又是涿郡的主城,此处虽然比不上长安豪绅之所,但这菜价可并不便宜,‘归云阁’一日之流水便可抵一户中等人家一年的营生,酒楼内短暂的窃窃私语后瞬间寂静无声,客人们大气都不敢出,唯恐这天价的赔偿砸到自己头上。

       “你是不是瞎!”店老板毫无征兆的突而一巴掌扇在店小二脸上,将他抽出数米。

       店老板厉声说道:“从今天起你不要在我这干了,这赔偿也不能光让我们出,你也得出一半!” 店小二脸上顿时浮现五个清晰的指印。他哭着爬过来抱住老板大腿。

       “老板,我上有老下有下小,您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别不要我啊”,店小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声声悲切,在场之人无不心酸不已,女子也面露不忍之色,她长路漫漫一路疾行,今日刚到涿县,此行目的本就甚为痛心,吃个便饭又遇此事,一时没忍住让心中郁火顿发,现在火气去之大半,她本来也无意要赔偿些什么,面对此情此景,张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不料又被人打断。

       “我···”

       “这位小姐!你这是于心何忍!店小二本是无意之举,你得饶人处且饶人,现在他过活的生计也没了,一家老小怎么办?你衣服多少钱,我赔给你!”

       角落中的赵广汉忽然拍桌起身,冲着女子说道,公孙骞等人也一并起身,怒目而对,酒楼中食客巴不得事情越闹越大,正好乐得看一热闹,桌面底下议论纷纷,还有好事者见有人挺身而出叫起好来。

       “好!”

       “好!”

       “就是,至于嘛!有钱人了不起啊。”

       “谁说不是,真那么有钱还欺负一个店小二。”

       周围窃窃私语、人声嘈杂。

       女子本就无意索赔,正准备顺势而下,却不料半路蹦出这么一人,将自己夹在不上不下的位置,自己反而一下子成了这酒楼中为非作歹、得理不饶人的歹毒之人,女子刚熄灭的怒火顿时又熊熊燃烧起来。

       “你是谁?!此事与你何甘?!坐下好好喝你的茶吧!”,女子盛怒,抓起一盏茶水向赵广汉掷去,看似寻常一抛毫不费劲,实则没有十年功底难以练成,茶碗在空中平行飞过,茶盖纹丝不动,茶水更是一滴未溅,若赵广汉躲闪不及,此碗定会砸到他脸上,火石之间在距离赵广汉脸颊不足一尺之距时,陈九“啪”的一声,伸手稳稳接住,而赵广汉神情自然,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赵大哥,那个姑娘请你喝茶。”陈九将手中的茶递给赵广汉。

       赵广汉接过茶碗,浅抿几口:“好茶,色泽金黄,岩香醇厚,这想必是姑娘自带的茶吧,多谢姑娘好意,在下河间赵广汉,一路人耳,还望姑娘息怒。”

       女子身后一直沉默的男子轻抬眼皮,目光中对赵广汉几人露出几分惊讶欣赏之色,他轻咳一声。和女子低语道:“雪儿,还有正事。”女子冷哼一声,狠狠看了赵广汉一眼。

       “我记住你了,赵广汉!”说罢甩袖而去。

       男子在桌上放下整整一小袋五铢钱,向众人一拱手:“小妹年轻气盛,多有打扰,这是对店家和小二哥的一点补偿,在下告辞。”说罢男子又单独向赵广汉等人拱手示意,赵广汉等人还之一礼,众卫士依次鱼贯而出。

       酒楼经历短暂风波又恢复如初,公孙骞催促几人:“我们快些吃,今日还要去青阳侯府找孙大人入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