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诡秘代号Z之引罪者
chapter5
       “顾璇原本是会所的小姐,在那里遇到徐泾松,然后被包养了,情人就该有情人的自觉嘛,谁知道后来遇到徐泾松他儿子,天雷勾动地火,轰,上演一出伦理大战!”石头绘声绘色地跟不明真相的小警察们讲着:“哎哎,我跟你们说,商老师真神了,我们原本也没查顾璇的就诊记录,商老师一进去就逮着顾璇说你别装了,我们知道你肚子里有孩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balabalabala ……”

       商宁一看着编故事编的活灵活现的石头,大为扶额,觉得他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人才。

       这时候石头又转过来拿一双贼亮的眼睛看着商宁一,请求道:“嘿嘿,商老师,你给解答解答疑惑呗,别的不说,你怎么就知道顾璇怀孕了呢?”

       她看看宋玥,他伸出一只手,意思是:请便。

       “嗯,是这样的。”她有些不习惯众人瞩目的感觉,抬手理了理头发:“我进去时,顾小姐的身体前倾,驼背,这是个防御型姿势,当时她的手挡在肚子前,这是引起我怀疑的地方;她已经很疲惫,容易惊慌,我伸手过去会让她误认为受到攻击,产生应激反应。我们看到她本能地向后缩,身体压低,头也埋得更低,说明她感受到来自斜上方的压迫,这种时候的经典动作应该是手抬起于脑袋两侧。可她却没有抬手,而是继续放在肚子上,为什么?因为她觉得腹部比头部有更重要的东西要保护,女人肚子里很重要的是什么?是孩子。所以我猜,她应该是怀孕的。”

       “可是为,为什么那个经典动作是抬起手啊?”大林一脸懵逼。

       “呃,这个……”商宁一思索着怎么跟他解释,宋玥突然出拳,拳风带起她一两根头发,大林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吓得赶紧伸手格挡,双手交叉着放在脸前。

       宋玥收回手,帅气地朝商宁一挑眉。

       她于是抿嘴笑了:“这就是了。林警官,你先别动。”大林正准备放下的手只好停在原地,她绕到大林跟前,讲解里带着笑意:“你们看,林警官刚刚受到来自前方宋警官的威胁,于是他压低身子,双手置于脸前,这是防御的姿势,同时也准备进攻,因为林警官是警察。而普通人,像顾小姐,遇到刚刚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护头了。”

       警察们一个个若有所悟地点着头,哦哦声此起彼伏,唯独宋玥一脸了然,明明穿同样的衣服混在他们中间,却显得如此不同。

       商宁一想起杂志上评价宋玥,警中多中人之姿,独宋公子渊渟岳峙。

       果然如此。

       另一边宋玥派去探查林雅君和徐泾松关系的警察也取得进展,资料显示徐泾松与林雅君是同学,两人在慕尼黑大学相识相恋,情投意合。毕业回国后在一起生活两年,其间徐泾松接手家族企业,与另一个传统企业家族千金结婚,生下独子徐扬。回国两年后林雅君与徐泾松分手,同年产下一女,之后林雅君的资料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会议桌周围一群警察坐得端正笔直,商宁一只好也正襟危坐,不过,她对于自己怎么就莫名地加入到警察们的内部会议里来了这一点,也很疑惑。上首的宋玥打开幻灯片,边演示边解说:“二十四年前林雅君与徐泾松分手,产下一女后不知所踪,照现有的证据,我们假设是徐泾松隐瞒已婚事实,后被林雅君发现,于是两人决裂。多年后徐泾松在会所见到长相与林雅君十分相似的顾璇,”他指着幻灯片里顾璇的照片:“徐泾松包养了她,并让她在盛悦集团担任他的私人助理一职,而徐扬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与顾璇相恋。”他说着,在徐扬与顾璇两张照片之间画了一条线,继续道:“据犯罪嫌疑人顾璇交待,她因为怀上徐扬的孩子向徐泾松提出分手,而徐泾松强迫她打掉孩子,并承诺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顾璇心有不甘,找机会偷走了徐泾松随身携带的每天需要按时服用的治疗哮喘病的药,并利用他花粉过敏会引发哮喘的事实,在徐泾松办公室藏了一束百合花,以期使他哮喘突发致死,然后请假去医院,制造不在场证明。”

       宋玥深呼吸一口气,表情有些严肃:“而经过我们调查发现,徐泾松确实被顾璇放置的花引发哮喘,没找到身上的药。但他真正的死因――”他环视一圈,开口:“却是服用了过量的氨茶碱片,也就是他日常服用的治疗哮喘的药。”

       “据证人商宁一的证词,”他的目光短暂停留在商宁一脸上,很快又收回,接着说:“徐泾松是在抽屉里找到备用药,服用三颗,然后死亡。据法医检测,徐泾松体内有超过一克的氨茶碱片,那就说明,徐泾松服用的药片每颗至少超过零点三克,市面上流通的氨茶碱片,标量是每片零点一克。”

       “而在我们取证过程中发现,先前证词中提到的药瓶里装的却是市面上标量的零点一克每颗的氨茶碱片,地上则散落着一颗零点五克的氨茶碱片。之前徐泾松的死亡一直被当做意外,因此没有对现场进行封锁,直到晚上十点半我发现疑点,十一点,现场封锁。”他神色淡淡,下了结论:“因此很明显,有人在徐泾松死亡到昨晚上十一点钟之前换了瓶里的药,那个人,才是本案的真凶!”

       他指了指摆在会议桌中央的一排排物证,语气凝重:“由于徐泾松在封市地位,此事已引起公众舆论,因此局长下令,限时三天破案。你们――”他目光逡巡着诺大的会议室,像王临幸他的江山:“有信心吗?”

       “有!”警察们齐声回答,声音洪亮,就连商宁一,也不可抑制地感到一阵心血澎湃,他是个很适合做领导的人,言语动作间煽动性极强,若是从政也一定大有作为,不知道为什么甘愿呆在警局一隅,做他小小的“神探”。

       因为徐泾松十分注重个人隐私,因此他所在的这一楼都没有监控,因此只能通过大楼进出的人排查,但因为盛悦集团第一层出租来作为服装商场,因此人流量极大,排查不出什么有效信息,甚至不能确定换药的人在不在在押嫌疑人之间,案情似乎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石头首先开口:“据徐扬的口供,昨天他一整天都留在医院陪顾璇,其间出去过一次,是收到死者死讯后到警局,从医院到警局一路上都有监控,他的供词得到了证实。”

       宋玥点点头道:“很好,那么,徐扬的嫌疑暂时排除了。”

       方越接着汇报:“头儿,你之前让我查各大医院及药房氨茶碱片的供药规格和购买记录,规格都是零点一克每片的,至于购买记录,也没有符合要求的嫌疑人。”

       “有没有可能是小药房没有记录漏掉了?”有人问。

       “不可能,氨茶碱片是处方药,购买时都应该有记录的,而且由于这种药的特殊药性,本市只有几家大药房和医院有药。”

       宋玥不置可否,目光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商宁一脸上:“商宁一,你有什么想法?”他没有玩笑般地叫她商小姐,也没有调侃地叫她商老师,商宁一知道,他这个时候是真的很严肃。

       她没有矫情犹豫,开口要求:“我需要看一看之前审讯所有犯人的监控录像。”

       “好。”

       【徐扬】

       “我在医院。”

       “是,昨天一整天都在。”

       “对……没错,我爸有哮喘,整个公司都知道。”

       “药……记不清了,好像是叫这个名字吧。”

       “对,小璇是我爸的助理。”

       “什么?”

       “不可能!”

       “不知道。”

       “不知道。”

       ……

       “说了多少次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滚!”

       【林畅】

       “昨天……我从警局出去就回家了。”

       “没出来过,唉呀都吓死了,回去就睡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

       “什么?不会吧?”

       “哮喘?唉呀,我不知道。”

       “这个……不知道,不认识,没听说过。”

       “真不知道。”

       “呃……怎么问这个,徐总人,挺好的。”

       【保洁阿姨】

       “啊呀我什么都不晓得哇……警察同志,我没杀人!”

       “哦哟我这么个老婆子什么都不会全靠老总赏口饭吃,我怎么会杀他呢。”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

       “啊,是,是是。”

       “昨天晚上……我没上楼,没上楼,就在下面做清洁,我年纪大了,没上楼,唉呀死了人心里头怕哟。”

       “老总人顶好的,也不嫌弃我们这些干脏活的。”

       “啊……哮喘……我不晓得,不晓得的。”

       “啥子茶片哟,不晓得。”

       “顾璇那个女娃也很好的哟,人心善。”

       “啊呀,那我就不晓得咯。”

       “不晓得。”

       【商宁一】

       ……

       “ ……呃,我的就不用了。”

       看完所有录像,商宁一胸有成竹地笑了:“所有人里面,只有一个人完全没撒谎,而且,我想我知道谁是凶手了。”

       她的目光遥遥跟宋玥的对上:“林畅。”两个人异口同声。

       警察们精神一震,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