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诡秘代号Z之引罪者
chapter4
       “于人世踽踽独行近五十载,我怀抱着我肮脏卑鄙又孤独的灵魂。我生命中那些美好的光亮的事物先后消散,只有我行尸走肉,活得长久。

       如果孤独是我这辈子所有作恶的惩罚,我想我已经得到足够的教训,有资格解脱了。

       我的爱人,待我归来。

       我将要带着我的罪恶一同奔赴死亡,在地下继续赎罪了,再见。

       ――徐泾松 绝笔”

       “不是吧,这也能叫遗书?这么酸不拉几的,而且连个日期都没有!”石头又开启了他的疯狂吐槽模式。

       大林呆呆地问了一句:“遗,遗书?难道徐泾松是自杀?”

       大伙儿一起鄙视他,明显不是,谁自杀费那么大周折布置得跟谋杀似的。

       商宁一伸手捡过那张据说和遗书放在一起的照片,照片边缘泛黄,彩色也褪得差不多了,看得出年岁已久。照片是在船上拍的,一男一女,男的穿西装打领带,表情严肃,女的戴着宽边帽,穿着裙子,眉眼含笑,他们撑着身边的白栏杆,一同侧头望向波光粼粼的水面,照片上的男人正是年轻的徐泾松无疑。

       照片背后有一行钢笔字:Liebe besteht nicht darin,dass man einander anschaut,sondern dass man gemeinsam in dieselbe Richtung blickt.

       “怎么,看出什么来了?”宋玥淡淡觑她一眼。

       自上午从审讯室出来他就一直是这莫名其妙的态度,商宁一心理学造诣再高,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开口让商宁一以证人身份参与破案,倒是没人反对什么。这群人都是宋玥当初亲自去警校挑了一手带出来的,只要上头不明确反对,自然什么事都唯他马首是瞻。尽管证人参与破案并不符合规定就是了。

       商宁一能接触到一手证据全都仰仗宋玥,也不介意他的态度,将照片朝他亮了亮:“我猜照片上的女人,并不是徐太太。”而且,她越看,越觉得这女子的脸很熟悉。

       石头往这边凑,看到照片背后的字:“这行鸟语讲什么?”

       “是德语。”商宁一回答:“徐先生提到过他早年在德国慕尼黑大学念文学,这女孩儿也许是他在德国的同学,照片背后有德文就不奇怪了,不过具体内容我也不认识。”

       “大林,查一下照片背后这行字。”宋玥将照片从她手里抽出来,递给大林,看她一眼,又补充一句:“再查查徐泾松老婆是不是照片上的这个人。”

       “是,头儿。”大林拿着照片屁颠屁颠地走了。

       商宁一耸耸肩,做了个美式无奈的表情。

       宋玥将她此刻有些散漫的表现尽收眼底,皱了皱眉,她现在居然又是这个样子?叫他看不透。

       不一会儿大林拿着照片屁颠屁颠地回来了:“报告头儿,这是一句德国谚语,意思是――”他掏出手里一个小纸条,严肃认真地读着:“爱,爱情并不是彼此相望,而是两人一起望着同一个方向。”他收下小纸条,继续报告:“对了头儿,照片上那个女人真不是徐泾松他老婆。”语罢他冲商宁一嘿嘿一笑,讨好之意明显,商宁一乐了,觉得这傻小子挺好玩儿的,于是也冲他笑一笑。

       不过大林一接触到宋玥扫过来的目光,就不敢笑了,讪讪地挤到石头身边去。

       “爱情并不是彼此相望,而是两人一起望着同一个方向,倒挺应景。”宋玥将照片拿在手里,吩咐到:“查一下照片上的这个女人是谁,就从徐泾松德国留学时的同学查起。”

       “等一下!”商宁一抓着他的手腕阻止他将照片递给别人,想起来了,她用空着的那只手指着照片上那女子的脸:“这张脸我越看越熟悉,你看她是不是跟顾小姐长得很像?”她一边说着一边求证似的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

       宋玥看了一眼被她抓住的手腕,面色有些奇怪,因为洁癖,他少有跟人肌肤相贴的时候,更何况是跟女子。

       他不着痕迹地抽出自己的手,仔细看了看照片中女子的眉眼,努力回想了下顾璇的脸,似乎有些相似?不过照片中人脸并不十分清晰,他对顾璇也不熟悉,一时不好妄下定论。

       另一边,一个小警察笔记本电脑前噼里啪啦,很快调出一张照片:“头儿,找到了!”那放大的,清晰的脸,虽带着浓浓的旧时风格,五官却与顾璇有六分相似,小警察调出照片上女子的资料:“林雅君,慕尼黑大学九一年毕业生,也是念文学。对了,头儿,徐泾松也是九一年毕业的。”

       商宁一与宋玥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然的神色,如此一来,有些事情倒是说得通了。

       宋玥表扬了那个小警察一句:“干得好,方越!”又吩咐到:“石头开始审讯顾璇,大林笔录,方越你再查查林雅君跟徐泾松的关系。”

       “是,头儿!”众人齐声回答。

       办公室里人群四散,只剩下商宁一和宋玥两个人。

       宋玥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腕,那刚刚被商宁一抓过的地方,总让他有种奇怪的感觉。此时跟她独处,他竟然有些无措了,只好踱到窗边去,装作看天上的云。好一会儿,他不经意似的开口问道:“为什么?”

       “啊?”

       “照片上那个女孩儿,为什么你觉得她不是徐泾松的老婆?”他很耐心地又问了一遍。

       “啊,这个,是这样的。徐先生在我这里做心理咨询时,常常会提到自己的儿子,面色非常温和。却极少提到自己早逝的妻子,偶尔提及,也是神色淡淡,可见他对亡妻感情并不深厚。但这封遗书风格很是缱绻,带着很深的怀念,遗书跟照片放在一起,说明照片上是他很思念的人。”商宁一说着,不禁出了神,对一个人执念要多么深厚,厚到到多年后要找一个与她相似的人放在身边,当初又为什么娶了旁的人?这一桩错误的婚姻,牵扯到今日,又误了多少人?

       宋玥背对窗户,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他时常以为她是冷静自持的,没想到她也有散漫的时候,他总觉得她心冷如铁,可这时候她又是这样一幅悲天悯人的神色。这个女孩子处处充满算计,能毫不犹豫地示弱,这软弱疲惫却只是为了攻破别人的心防,她没有风骨,可她又在这样不经意的时刻,流露出她内心的柔软。

       到底怎样的她,是真正的她呢?

       “头儿,她什么都不肯说,问什么都说不知道。”石头的声音打破一室静谧,宋玥正要开口,被商宁一抢了先:“我来吧。”

       石头诧异的看着自家头儿:“这,这……”这也太不合规矩了吧?虽然他对商宁一没有偏见,不过商小姐自己都是嫌疑犯呢还!

       宋玥也有微微的意外,他先前吩咐暂时不要审讯顾璇,是觉得她嫌疑最大,又结合资料和林畅的交待推测出她大概的性格,决定先冷处理她一番,瓦解她的心理防线。

       先前他“审讯”商宁一也是同样的路子,不过他也清楚这招对她根本没用就是了。

       这个时候商宁一肯出手,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于是宋玥直接无视石头吃了屎一样的表情,亲自将商宁一送到审讯室门口,商宁一拒绝陪同,一个人进去了,只说:“我想单独跟她聊聊。”

       宋玥随她,自己走到监控器前准备看她怎么问。

       商宁一端了杯温水,直接就进去了。

       将水放在面前,先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仔细观察面前的人。

       顾璇坐得并不端正,背微驼,身子微微前倾。她是在病中被提来,此刻脸颊浮肿,肤色暗沉,嘴唇干燥——这样的狼狈之下,仍可见是个美人。

       之前晾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她的心理机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是,还不够。

       商宁一以一种闲聊的语气开口:“你跟徐泾松是什么关系?”

       顾璇眼皮微微一跳,她开口,声音沙哑:“我是他助理。”

       “只是这样吗?”

       “是。”顾璇的声音很强硬。

       商宁一伸出手来,顾璇条件反射般地往后缩,背驼得更厉害,手指绞着肚子上的衣服布料。但商宁一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语气柔和:“别害怕,我们随便聊聊,先喝点水吧。”说着将水杯推到她面前。

       顾璇迟疑了一下,却是慢慢抬起手拿起水杯,小口小口地将一杯水喝完了,将杯子放在桌面上,她的手仍是放在肚子前。

       有时候一杯水的作用,胜过千言万语,看得出来,顾璇紧绷的肩膀放松了不少。

       “宝宝还好吧?”商宁一突然发问。

       顾璇受惊般抬起头:“你……怎么知道……”想起警察能查到她的就诊记录,她又颓废的低下头。

       商宁一冲她安抚地笑笑:“多大了?”

       “五周。”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肚子,从商宁一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

       “五周啊,好小的宝宝。”商宁一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徐扬知道了一定很开心吧?”

       顾璇猛地抬头盯着她,嘴唇死死咬着。

       “你告诉徐扬了吗?”

       静默。

       “还是,这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商宁一身体前倾逼近她,盯着她的眼睛。“你胡说!”顾璇突然爆发,眼里闪着仇怨的光。但商宁一不给她反驳的机会,自顾自的说下去:“你跟本不知道这孩子是徐扬的还是别人的,你不敢告诉他,你怕让他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流着别人肮脏的血,你怕他知道后会抛弃你,对不对?”

       “不……”顾璇痛苦地捂着头,大声喊道:“我知道!这就是我和阿扬的孩子!”她突然恶狠狠地瞪着商宁一:“阿扬说过会娶我的!他不会抛弃我的!”

       “你怎么知道这不是徐泾松的孩子?”

       “当时他出差去――”顾璇捂着嘴,自知失言。

       “所以,你跟徐泾松,是什么关系呢?”

       顾璇原本瞪得大大的眼睛,突然间簌簌落下泪来。

       ……

       两个小时后。

       商宁一刚从审讯室出来,立刻就被石头和他的小伙伴儿们围住了:“这也太神了吧商老师,你怎么做到的……”石头已经自动将对她的称呼从商小姐换到商老师,以示自己的崇敬之情。

       商宁一笑笑,正对上宋玥同样含着笑意的眼神,有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充满愉悦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陌生,就像一颗在暗不见天日的土里埋了很久的种子,突然破土发芽了。

       初冬的阳光从明净的窗户射进来,落在他们含笑的脸上,周围的小警察仍在闹哄哄请求商宁一解答疑惑,宋玥看着他们晃眼的笑容,要自己记住,无论如何,这一刻,他是很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