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设计者
第3章 收工
       程皓面不改色地笑:“是啊,我去年这时候还一百九十斤呢!后来不是觉得太胖了不好看嘛!我就办了张健身卡,天天运动,这不,就瘦了嘛!你看,还是瘦点好,瘦点显得帅,是不是?”

       华哥被他一大串搞得头晕,又问:“你原来是混老挝那边的?”

       程皓在心里估算着时间,一边开始满嘴跑火车:“华哥您贵人事忙,可能记错了吧,我长这么大,就去过两次老挝,仰光和清迈我还比较熟!尤其是仰光,我从小可是在那里长大的!”

       华哥点点头,显然是对程皓的回答比较满意。

       程皓心到幸好事先的准备资料比较齐全,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华哥放下手里的茶杯,忽然盯着他又问:“你去过清迈,那清迈萍河水路,有个叫阿阳的人,你知道吗?”

       程皓看到他的脚尖已经转向了一边,而不是对着自己,眼角配合微微下垂,这是典型的不想继续对话的表现,他立刻意识到华哥似乎对自己起了疑,他笑着说:“您说的是阳哥吧,知道啊!他在那一带挺有名的,混得开,人也挺好的。”

       华哥反问:“阳哥?”

       程皓笑呵呵:“在清迈混过的人,都喊他一声阳哥。不过我们好久没见了,怎么也有一两三四年了吧!”

       他这话说得跟开玩笑一样,华哥挑眉,原本垂下去的眼角又提了起来:“有没有人说过,你跟他,长得有点像……”

       程皓摸着头反问:“呀,您也见过他?他确实长得挺帅的,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比他稍稍帅那么一点的。您说是不是?”

       华哥笑了,朝他招手:“坐吧,一起喝杯茶。”

       程皓看他的脚尖又转了回去,应该是怀疑减轻了不少,他于是笑呵呵地坐了下来,接过华哥递过来的茶杯,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华哥搭讪,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拖延的时间够不够。

       直到耳机里老侯又有了动静:“A组正门,B组后院,C组支援,预计2分钟后到位,程队,你可以选择合适的时机,向我们发出抓捕讯号。”

       三组警察悄无声息地潜入夜幕当中,墙上的时钟正指在八点的位置。天空中一轮圆月皎洁明亮,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烟花,正燃得热闹,将夜晚勾勒成一副火树银花不夜天。

       华哥转头,透过开着的窗看向夜空,似乎是对自己说话,又好像在问别人:“今天,是正月十五?”

       程皓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走向窗口,抿着茶接话:“元宵节,上元夜,是个阖家团圆的好日子。”

       黑夜里,潜伏的身影骤然而动,在烟火声声的掩映下,迅速汇入各处。原本埋伏在各处的警戒点被迅速清理,所有人小心翼翼地向程皓所在的位置集中。

       程皓想起出发前,他和老侯商定抓捕讯号时的情景。

       老侯敲着黑板上华哥的照片说:“抓了他,打掉这条毒品通道,这个元宵节,也算是没白忙活!”

       程皓懒懒一笑:“我记得师父以前说过,对警察来说,是没有节日的。每到节日,我们奔波在黑夜里,看遍万家灯火,守护他们的阖家团圆,这是职责,也是身为一个警察的骄傲。所以今晚的抓捕讯号,不如就叫‘阖家团圆’吧?”

       枪声骤然而起,却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华哥瞬间警觉,刚想伸手从桌子底下抓手枪,程皓已经如同恶鹰扑食一般地飞身上前!

       门口的四个男人听到动静瞬间冲进来,就看到程皓动作敏捷地按住华哥的手,干脆利落地卸掉他手中的枪,然后侧身屈起手肘,狠狠撞在华哥的太阳穴上!

       华哥被撞得眼前一黑,身体飞出去摔倒在地。

       程皓将抢来的枪在指尖旋转了半圈,枪口偏转,勾着扳机连开两枪,冲在前面的两个人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抗就应声倒地。

       后面的两人连忙隐蔽,举枪朝着程皓就要还击,程皓身子低下去,顺势滚到茶几旁边,单手把茶几掀翻朝着他们扔出去,顿时就被射成了筛子。

       茶几摔在地上碎成好几段,程皓把抢交到左手,身形一晃,人已经移动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身边,抓着他的手腕往下一扭,然后就着他的手扣动扳机!

       射出的子弹打穿了另一个人的肩膀,程皓拽着那只胳膊把人来了个过肩摔,然后跟着补上一脚,听到骨头折断的声音,他从对方手中抽出手枪,左右手各一支,分别对准了窗口和地板。

       跟程皓一起来的男人想要趁乱翻窗,忽然一声枪响,子弹带着巨大的冲击力,贴着他的耳畔飞过,带着空气一路灼烧,半幅玻璃瞬间碎裂,纷纷倾斜而下。

       华哥刚想爬起来,下一秒一枚子弹打在他脚边,嵌入地板,散发着火药燃烧过后呛人的烟尘。

       程皓站在一地凌乱当中,持枪而立,背后黑夜深邃,月光温柔洒落,他声音慵懒,却带着浴血杀戮的意味,仿佛死神降临人间:“劝你们别动,枪走火这种事,我可说不准啊!”

       “不许动!”

       缉毒警察披着一身寒气冲入房间,将华哥的手臂扭过来,抵着他的手背直接往地下压,很快有人上来帮忙,几乎在瞬间就制住了这个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

       程皓将两把枪都扔在地上,从同事手中接过手铐,熟练地将华哥的双手拷在背后,这才站起来,低头对着他的通讯器说:“耶!搞定了!收工!”

       华哥死死盯着他,似乎要用目光在他的脸上戳两个洞:“你……”

       程皓毫不示弱地反过来瞅着他:“我是不是该电影里演的那样,回答一句,对不起,我是警察?”

       现场的警察都被他逗笑了,华哥又盯着程皓的脸看,被警察硬生生给拽走了,还不死心底转头要看他。

       程皓摸摸自己的脸:“长的太帅了,有时候还真是麻烦!”

       大伙儿哄笑了一阵,但仍然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善后。

       抓捕行动很快结束,警察们将毒贩们押上车,禁毒大队副队长老侯站在门口,看到程皓立刻迎上来,感谢到:“程队长,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

       程皓笑得很客气:“应该的。”

       程皓夹了一支烟在手里来回转,老侯看到了掏出打火机要帮他点上,被他摇了摇手拒绝:“戒了。”

       老侯又问:“你今晚回九山吗?还是在市里住一宿?要不要我帮你安排一下?”

       程皓摇摇手:“不麻烦了,我约了人。”

       他顺手把那支烟塞回口袋里,看了看表:“完了!完了!我迟到了!都怪那个华哥,非要改地方见面!可把我害惨了!”

       老侯十分八卦地笑:“约了女朋友?”

       程皓崩溃地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比女朋友可怕多了!”

       行动时手机都要上交,他跟老侯领回了自己的手机,果然上面已经列了一长串未接来电和微信,署名全都是今晚跟他有约的夏寒。

       程皓匆忙跑出去打车,一边往车上爬一边说“到望海广场”,刚坐稳就立刻回微信语音,语气温柔又讨好:“迟到了是我不对,今晚晚饭夜宵一条龙全归我,求再等我五分钟,我五分钟之后肯定到!”

       出租车司机开着车,冷静地看他满嘴跑火车,在他说完的前一秒戳穿真相:“十分钟能到就不错了!”

       程皓悲愤地捂脸,夏寒很快回复:“程皓,你这个骗子。”

       夏寒正端坐在桌边,面前摆着透明玻璃杯里装着柠檬水,窗外就是望海广场的开阔全景,灯火通明,璀璨绚烂。他的声音很温柔,就算是骂人的时候,依然还是带着温文尔雅的斯文劲儿,字正腔圆,比程皓不知道正经了多少倍。

       程皓一路上催了司机不下二十次,终于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望海广场,焰火晚会早已经开始了,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夏寒早就在附近的饭店定了个露台的观景位,程皓停下来看了一眼地址,顿时一阵狂风吹得他差点站不稳踉跄出去,下一秒就听到广场中央的舞台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