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颅内杀人犯
虫4
       方宙在门口的监控屏幕上看了一眼来人,什么都没问,按下铁门开启键,顺便打开别墅大门。少顷,一个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英俊男士走进客厅,温文尔雅,一副绅士派头,他还自带了鞋套,显然经常光顾这里,十分动这里的规矩。

       “哦,有访客?”男人看到钟妍挺惊讶。

       “警察。”方宙说。

       “警察?”

       “冯进死了,她来找我协助调查。”

       “冯进死了?怎么死的?”

       “那个方宙,”钟妍说,“案子还在调查中,请不要透露……”

       “他也是冯进的心理医生,彭瑞。”

       彭瑞,三十三岁,和方宙一样是心里咨询师,两人均为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PhD。由于方宙年少时连跳三级,所以三十岁的方宙和三十三岁的彭瑞其实早在国内读大学期间就是校友,之后一起出国,毕业后又一起回国。

       都说天才的世界难懂,天才的心思也难猜,彭瑞是这个世界上方宙唯一信任的人,也是唯一的好友。

       “你也是?”钟妍诧异。

       “算前任吧。在方宙之前,陶琳带她老公来找过我。我没能治愈她老公,但我推荐了方宙给她。后来方宙在治疗冯进的时候,我也协助参与了,所以冯进的事我全知道。”

       方宙瞄了一眼茶几上的照片。“那就是他拍的。”

       “你拍的?你在哪拍的?”

       “红棉县冯进奶奶家的茅厕。”彭瑞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下“你们说到哪了?”

       “何青青。”方宙回答。

       “那差不多已经说完了。”

       “对,就剩最后的结案陈词。”

       “方医生,我们继续吧。”钟妍说。

       “何青青死于头孢加酒的事在公司内部传开,身为她的直级上司,冯进触动很大。冯进表面上装作无事发生,但其实恐惧早已在心中发酵,何青青的尸体以及她自杀用的头孢胶囊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它们在他脑子里被刻上‘杀人犯’的字样,在他的脑子里生根发芽。他只要一想起头孢,就会想要呕吐。头孢和呕吐的感觉紧紧连在一起,所以周五当他上茅厕看到蛆虫也想要呕吐时,两种呕吐的感觉发生联动。这一联动为接下来将两者联系在一起打下了重要的根基。

       “接着,到了周日晚上,他吃了头孢胶囊后入睡。睡梦中,头孢渐渐变软,变色,变成活物,变成蛆虫,在他身体里游走,从他的五官钻出来,在他身体外面爬行。最后他醒了,他的记忆告诉他,身上爬满了虫子。这就是虫子妄想症的来源。其实冯进之所以会得这种妄想症,是他的大脑开启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它用一种疯狂的妄想心理掩盖因何青青死于头孢加酒造成的恐惧。所以一旦来源弄清楚,冯进回忆起何青青的事,纸糊一般的妄想症就被捅破了,他的精神病不治而愈。”

       听完方宙的“结案陈词”,钟妍有种想要拍手的冲动,但一想到方宙之前傲慢的样子,冲动立刻烟消云散。

       “原来如此。但我还有一个疑问,何青青的死为什么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杀伤力?”

       “问得好。”彭瑞插话。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方宙说。

       “啊?”钟妍傻眼。

       “让冯进自己回答吧。”

       “啊!”钟妍更加傻眼。但方宙已经起身,什么话也没说再次消失在茶色玻璃门后面,片刻后,他再度回来。“这是冯进心理咨询的所有录音,你问题的答案在最后,他有一段独白,你带回去自己慢慢听吧。”方宙递给钟妍一个U盘。

       原来是这个意思,吓我一跳!

       钟妍接过U盘,表示感谢。临走她问方宙要到电话号码,同时也给他留了自己的号码,以防方宙想起什么新的线索,可以及时电话告知她。然后她再次追问方宙,关于冯进妄想症的前因后果,他真的没有告诉其他人,包括陶琳吗?方宙肯定地回答没有。她又看向彭瑞,追问同样的问题,彭瑞给出的是同样的回答没有。

       钟妍离去后,方宙和彭瑞转移交谈地点,前往二楼的书房。书房约二十平米,一排黑橡木定制的书架靠墙放着,上面塞满了书,大都与心理学、神经科学、解剖学有关,还有许多哲学类书籍;书架正前方挂着一张爱因斯坦的画像,画像中,爱因斯坦调皮地吐出舌头;画像下面是一张黑色的书桌以及两把配套的皮椅子,一把方宙自己坐,另一把待客用,但基本上这个客人就只有彭瑞而已,所以这把客椅变成了彭瑞的专座。

       两人入座后,彭瑞开口道:“没想到冯进竟然死了,警察有说怎么死的吗?”

       “具体死因她没说,但初步断定是自杀。她来找我就是想让我协助调查他自杀的动机。”

       彭瑞冷哼一声。“他自杀?不太可能吧。他会自杀,母猪都会上树了。”

       方宙点点头。“但如果他不是自杀,你觉得谁的杀人动机最大?”

       “这我哪知道,我连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他死了也好……”方宙看向爱因斯坦的画像,没有说出下半句。

       彭瑞接过话头。“因为他罪有因得吗?”

       “我不是法官,我没有这个权利定罪。”

       “那如果你是法官,你会定他有罪吗?”

       方宙叹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清白无辜的。”

       从方宙工作室离开后,钟妍异常兴奋,她一路飙车赶回派出所,将U盘插入电脑。里面有三段音频,分别是方宙与冯进三天的交谈内容。三天,方宙就把冯进罕见的妄想症治好了,钟妍不得不心生佩服。她回想之前方宙提到的那个“疑点”,换做是她,她绝对想不到。可就是那么一个小小的疑点,把关键的纽带人物何青青给揪出来了。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家伙确实是个天才,甚至有点安乐椅侦探的调调。

       不过,眼下不是眼红别人智商的时候,钟妍调整心态,回到冯进一案。三段音频都很长,妄想症的前因后果她也已经知道,所以她直接点开最后一段音频,她想跳到最后听何青青的事。

       其实在回派出所的路上,钟妍已经猜到几分,但她不想先入为主。音频开始播放,钟妍快进到冯进的独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