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颅内杀人犯
虫2
       尸检报告很快出来。冯进死于昨晚午夜十二点左右,身上没有任何隐疾,死因正如江勇一开始推断,是头孢加酒导致的双硫仑反应。

       于枫又将冯进所住小区的监控调出来查看,冯进于深夜十一点三十六分坐出租车进小区,是他那栋楼最后一个到家的人,在他之前三个小时,除了两名快递员——小区保安表示认识这两个快递员,而且他们进去后又都出来了——,没有陌生人进去。之后五个小时也无人再进出那栋楼,直到次日早上六点多,保洁阿姨开始进楼打扫卫生。说明不存在“神秘凶手”提前进楼蹲点或之后尾随进楼拜访冯进。

       基于以上信息,于枫认为冯进是自杀生亡。但他为什么要自杀呢?钟妍提出疑问。

       于枫认为一个人要自杀的原因很多,从其死前精神状态萎靡不振可知,冯进有心事。他又不肯将心事告知妻子,且拒绝去找心理咨询师诊治,可见心事颇重。所以他就是因为这个心事自杀。至于心事是什么,于枫认为应该尊重死者,不要过分挖掘他生前的秘密。

       于枫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难以启齿的秘密,人都死了,还去挖他人的秘密显得不道德。但查案不能因为一句不道德就退缩,很多像冯进这个年龄的打工人,谁不因为工作累成狗,精神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怎么冯进就想不开要去自杀呢?

       钟妍事后调查冯进的财务状况,存款早已够他养老。妄想症治好以后,前公司又把他反聘,工作也保住了。所以像冯进这样有房有车有存款有老婆有孩子的人,怎么会想自杀?钟妍还从他公司同事和下属那打听到冯进重回工作岗位后,工作积极,只是脾气有些暴躁,倒是没看出精神萎靡。所以精神萎靡一说见仁见智。

       钟妍又去陶琳提过的那两个酒吧走访,其中猫屋的酒保表示,冯进近段时间确实经常光顾,一个人在吧台喝闷酒,看上去心事重重,至于什么心事,对方没说,他也不好问。酒保还说三天前,倒是看到有个朋友在陪他聊天。钟妍问对方是谁,酒保说不清楚。这个酒吧没有监控,所以没法查这个朋友。不过钟妍对这个朋友没什么疑心,因为只是一起喝个酒而已,且是三天前的事了,所以应该跟命案没什么关系。

       综上,钟妍认为冯进近日确实心情欠佳,借酒浇愁,但远不到自杀的地步。虽然整个案子看上去很像自杀,但自杀的动机模糊薄弱。

       为了搞清楚动机问题,钟妍认为有必要先调查冯进之前的妄想症,如此罕见的妄想症强烈勾起了她的好奇心。或许自杀的动机就藏在这个病症里。

       上午十点,钟妍驱车抵达方宙所在的心理咨询机构。说它是机构有点大,它其实就是一栋别墅,带有一个前院,院门口挂着一个金属铭牌,上面写着“方宙心理咨询工作室”。钟妍透过铁门朝院子里瞧了一眼,院子里没有种任何花草,只有白色的沙石铺满整个地面,中间一条蜿蜒的石板路,从院子铁门通到别墅大门,将院子一分为二。

       此刻,铁门和别墅大门都关闭着,钟妍欲要按门铃,突然发现,门铃上,铭牌下有一张告示,上书: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14:00-18:00

       什么鬼?钟妍大跌眼镜,竟然还有这种告示,一周工作五天,每天只工作四个小时?合起来不过二十个小时,有的人一天就得干二十个小时!

       这工作太让人羡慕了吧!果然天才就可以这么任性吗?钟妍在心里呐喊。但同时她也有些愠怒,因为今天白跑了一趟。

       正要走,她又停住了,我又不是来看病,我是来查案,所以不受这个时间限制吧。

       如此想着,钟妍按响门铃。三秒过去,无人应答,铁门丝毫未动。

       是无人在家还是……

       钟妍掏出警察证,往门铃上方的监控摄像头比划,然后继续按门铃。

       三秒后,门铃连接的对讲机传出声音:“哪位?”声音有点低沉,但格外好听。

       “我是警察,有事需要你协助调查,麻烦开门,谢谢配合。”

       “什么事?”

       “说来话长,可以进去聊吗?”

       一阵沉默。钟妍见对方似乎不愿配合,正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咔哒”一声,铁门开了。

       还算识相。

       钟妍推门进入,走过石板路,来到别墅门口。正要敲门,门开了,一个身形高瘦的男人映入眼帘,头发乱糟糟,披着一件居家针织长衫,哈欠连天,似乎刚睡醒的样子,一双厌世的死鱼眼瞪着钟妍。

       此人就是陶琳口中的天才心理咨询师方宙,今年三十岁,一个死宅——他几乎足不出户,一个天才——他的智商高达146,一个夜行动物——喜欢熬夜工作,一个颅内研究者——对人类的大脑特别感兴趣,一个心理咨询师——或者也可以叫心理学家。

       突然,方宙掏出一双蓝色的塑料鞋套。“穿上它,进来吧。”

       “谢谢。”钟妍接过鞋套穿上。

       屋内非常整洁,原木色的地板,米色的墙纸,灰色的沙发,黑色的茶几——茶几上有一个录音机,茶色的玻璃门——门上做了防偷窥处理,看不清玻璃后面有什么,以及一条和地板同一种颜色的椅子,除此之外,偌大的客厅里再无其他颜色,也无其他家具。

       方宙在椅子上坐定,周围没有其他地方可坐,钟妍便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钟警官找我有什么事?”

       “你知道我姓钟?”

       “警察证上不是写着钟妍吗?”

       钟妍顿感惭愧,刚刚还亮过证,转个头竟然把这茬给忘了。

       “是这样的。”钟妍立刻言归正传,树立自己的威信,“我们正在调查一起命案,死者名叫冯进,昨天被发现死在家中。目前初步推断为自杀,但是自杀原因却无人得知。我听他妻子说他死前得了罕见的妄想症,是你把他治好的。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治好他的,以及他为什么会得这种妄想症。”

       “这样啊……恐怕我不能告诉你,我有替患者保密病史的义务。”

       “但他已经死了,死了还要保密吗?”

       “当然,不过如果是协助调查他的死因的话,根据保密原则第四个例外,法律规定需要披露时,可以披露。”

       “我就属于第四种,所以你可以告诉我吗?”

       “那你带什么合法的书面要求函没?”

       “书面要求函?”

       “当然,我可不想到时候被患者家属投诉。”说完,方宙欲要起身,钟妍突然掏出一张纸,展开,放于茶几上。

       “是这种吗?”钟妍在心里洋洋得意,她也不是吃素的,出发前做过功课,知道心理咨询这行规矩多。

       方宙阅完要求函,说道:“你想从哪听起?”

       “反正我有时间,我不介意从头听起,我不想错过任何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