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窥伺者之危险迷情
3
       离着安涛死亡的事情已经过去月半。这日傍晚下班,在公司地下停车场我突然被一个陌生人拦住。他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他拦下我,开始时什么都没说,只是直直的盯着我。那双带着浓浓血丝的眼睛,让我感觉发毛。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那人也紧跟着往前逼近了两步。

       “你别过来,这里可是有监控的。”我做出防御姿势,手插进兜里摸到了手机。只是还未等我掏出来,就听到对面的人说了话:“你不是张欢。你跟张欢什么关系?”

       我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我见他并没有要攻击我的样子:“我们认识吗?”

       “张欢!”身后突然传来同事小于的喊声。

       那人像是听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可能,你不是张欢,张欢已经死了,你不是她。事情不可能这么巧,不可能的。”

       小于跑了过来问我:“你怎么还没走呢?”我回头应了一声,再回头时,刚刚那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回家后我左思右想总觉得其中有什么蹊跷。于是我回了父母那里,将事情告诉了爸爸。爸爸听后只让给我好好保护自己,有事第一时间告诉他。并让我别再去多想。我默默点了点头。

       时间流逝让我开始觉得安涛的事情正在渐渐远离我的生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几天后,我得知了杀害安涛的凶手已经落网。我以为这件事情终于要结束的时候,警察再次找到了我。

       我拿着警察递给我的照片看了半天,照片上的男人很年轻,但我并不认识。我摇摇头将照片还给警察,如实相告:“对不起,这个人我不认识。他是谁?”

       “不认识?”警察对我的回答有些意外,“他叫张强,是杀死安涛的凶手。”

       照片上的人看起来流里流气,并不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他与安涛之间难道有什么恩怨?可就算是这个叫张强的杀了安涛,警察为什么要来询问我?

       “我并不明白你们什么意思。安涛的死与我无关,既然凶手找到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警察认真审视了我片刻,开口道:“张强也死了,就在昨天。”

       这个讯息让我惊讶,但我依旧回道:“我还是不明白,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吗?”

       警察直言道:“这个人手机里有你的照片。”

       我觉得好笑:“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即便他有我的照片又能说明什么?”

       “张欢女士,你最好好好想想。”警察这次的谈话语气,不再像上两次那样平和,带着几分威压。

       我刚要再次否认,突然想到几天前那个在地下停车场出现的人。但对于这个人我是陌生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警察将一份资料递交给我,并对我说道:“很巧的是,这个张强有一个姐姐,也叫张欢。”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日那个拦我的男人见到我就询问我是不是张欢,只是我不明白,这个世界上叫张欢的多了去了。

       “她姐姐叫张欢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警察点了点我手里的资料道:“张欢女士,我想你先看一下手里的资料再发表你的看法也不晚。”

       我翻开资料看了一眼,上面是张强的所有的个人信息,以及涉及到的家庭成员。很意外的是,张强的父母都在五年前死了。他的姐姐张欢也是五年前死的。看到这里我更是糊涂了。

       “对不起,我还是不明白。既然他姐姐张欢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找上我?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警察点了点资料上的一页纸解释道:“张欢,你不妨再仔细看看这个张欢的资料。”

       我又低头详细看起了上面的信息,竟然发现,这个张欢的出生年月日跟我一模一样。只是这又说明了什么?

       警察对我道:“按理来说,同名同姓又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两个人存在几率很小,但也不无可能。可是,巧合的可不仅仅只是这些。”

       “你什么意思?这种巧合又说明什么?难道五年前死的人也要赖在我的头上,就因为我和她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名字而已?”

       “张欢女士,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你别激动……”

       “那你们是什么意思?”

       我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这次警察来找我还有别的隐情。果不其然,当警察再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手忍不住抖了起来。

       “张欢女士,据我们所知,你在五年前七月的时候改过一次名字。你原本不叫张欢,而是叫张依欢,对吗?”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是,那又怎样?难道我还不能改名字吗?我有这个权利。”

       “你当时为什么要改名字?”警察继续逼问我。

       “这是我的私事,不便相告。况且,这与案子有关系吗?”警察手里应该是没有什么证据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于是没有再逼迫我说下去。

       送走警察,我急忙给爸爸打电话,可是爸爸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就因为生病去世了。爸爸一手把我带大,并未再娶。从小他对我就是有求必应。直到现在,我对他都有着依赖。一时没他的消息,我心里就觉得不安。这时候奕涵突然从学校回来,我急忙将手机挂断,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