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犯罪签名
13. 神秘鬼影
       线索一条条汇聚到刑警队。根据法医的尸检结果,死者遇害的时间大概是在当晚10点至凌晨2点之间,死者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很高,除了身上的碾压伤外,死者身上没有发现其他伤痕,此外在现场找不到任何可以表明死者身份的物品。

       根据死者身上碾压伤的力度及轮胎印痕分析,碾压死者的车型应为小轿车。

       案发当天,全市110指挥中心未接到交通肇事致人死亡的警情。

       市局向各派出所发出了协查尸源的通报,但目前也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这些线索显得平淡而符合侦查逻辑,而在听完我们关于走访情况的汇报后,整个刑警队炸开了锅。其他警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仿佛我们是来自外星的侦查员。

       “你们问清楚了吗?真有这回事?”经验丰富、见多识广的罗显明也用怀疑的语气问我们。

       “问清楚了,我们开始也不相信,反反复复问了好几次,那个叫郑三哥的目击证人每次讲的都基本吻合,不像是在编造。我们把他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都记下来了,不信可以把他带回来问。”周宁回答道。

       “他看到那个影子是在几点钟?”罗显明又问。

       “大概是在凌晨三点多钟,不过当时他没看表,只是估计。”

       “那个影子背的是什么东西?”罗显明继续问道。

       “他说好像是编织袋一类的东西,鼓鼓的,不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周宁说。

       “影子有什么特征吗?”

       “他说当时吓坏了,只记得影子的脸一会绿,一会白。”

       “还有其他人看见过那个影子吗?”

       “没有,我们在当地又走访了许多人,都说那晚没有出门,没见过。”

       听完周宁的回答,会议室再次出现了骚动,干警们交头接耳,热烈地讨论起来。

       汇报完走访的情况后,我和李雪儿抽空回了趟市局。我们把案件侦破的进展向欧阳教授作了详细汇报,听了我们的汇报,正在研究黎志强案卷宗材料的欧阳教授陷入了沉思。

       他左手不停地抚摸着下巴,在房间内走来走去。看得出案情的奇异诡谲超出了他的预想,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开口说话。

       “原始现场的照片洗出来了吗?”欧阳教授突然问我们。

       “洗出来了,”我将原始现场的照片递给欧阳教授,他认真地看起来。

       “你们怎么看?”看完照片,一向崇尚独立思考的欧阳教授少有地询问我们的意见。

       老实说,我的脑袋里一团乱麻,不过既然导师问,总不能在师妹面前出丑。我仔细地将现有的线索梳理了一遍,小心翼翼地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赞同老师关于谋杀案的案件性质分析。如果是交通肇事弃尸案,案犯根本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来抛尸,而且抛尸的地点也不符合此类案件的逻辑。”

       “案犯不是直接到上面的沧白路抛尸,而是自下而上沿石梯往上走,很可能这起案件的第一现场就在市中区的下半城,案犯为了减少嫌疑,所以舍近求远。至于案犯的杀人动机,由于死者的身份未明,还不敢妄加判断。”思路一打开,我一口气谈完了自己的观点。

       “李雪儿,你也说说,”欧阳教授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李雪儿。

       平时敢说敢笑的李雪儿此刻也显得非常紧张,她清了清嗓子,说道:“如果是谋杀案的话,那么案犯的谋杀手段显得比较特别。他完全可以用刀砍、用锤砸,这些他都没用,偏偏选择用汽车压,这很可能是案犯的一种反侦查手段。不过这至少透露出案犯拥有车辆,会开车。”

       “死者生前饮过大量的酒,能和他在一起喝酒的人应该是熟人,只要我们查到死者的身份,再重点调查他身边拥有车辆,会开车的熟人,案子就有希望。”李雪儿越讲越自信,说完后,还得意地向我眨眨眼。

       听完我们的分析,欧阳教授并没有像在课堂上一样作任何评判,在我们起身告别的时候,他对我们说一旦查清了死者的身份马上通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