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犯罪签名
11. 合理怀疑
       在随后召开的案情分析会上,欧阳教授的意见无疑显得至关重要。虽然大家都还没有吃早饭,但都耐心地等着他发表意见。如果他认为是交通肇事弃尸,那么市中区刑警队的压力就会减轻。如果他认为是蓄意谋杀,那么主管刑侦的副局长罗显明就会被压上命案必破的重担。

       尽管存在着这样明显的利益关系,但是欧阳教授并没有像某些专家那样,说出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而是有理有据地进行了分析。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我认为这起案件交通肇事弃尸的可能性较小。交通事故中的人体损伤,一般分为直撞伤、摔跌伤、蹭擦伤和碾压伤。如果是交通事故的话,尸体上至少应当有比较明显的直撞伤,但是我仔细检查了尸体,发现尸体的损伤很单纯,只有比较明显的碾压伤。”欧阳教授说道。

       话音刚落,刑警队法医就提出了异议。

       “也许欧阳教授没有注意到,尸体身上有浓烈的酒味,也许被害人喝得烂醉,当时睡在了马路上,导致身上没有其他损伤。”

       欧阳教授并没有因刑警队法医的质疑而退让,而是鼓励地看了他一眼,说:“很好的问题。我们都闻到被害人身上有一股酒味,被害人完全有可能喝醉了,睡在马路上被车辆碾压。但如果是交通肇事的话,司机应当有一个紧急制动的过程,这会给尸体造成刹车碾压。”

       “遭刹车碾压后,尸体与地面接触的一侧,就是被害人的背部会受推压作用,局部向前移动与地面发生摩擦,形成片状和条状皮肤擦伤,这种擦伤叫对称性擦伤。但是我仔细检查了尸体的背部,没有发现这种擦伤,而是发现了通常遭不刹车碾压形成的碾压衬垫伤。这说明当时司机根本没有刹车,而是径直从被害人身上碾压过去。”

       欧阳教授刚讲到这里,刑警队法医就插话争辩:“也许当时肇事车辆车灯坏了,也许当时路况照明不好,司机根本没有看见。”

       “案件调查中存在着很多的也许,如果我们不能澄清这些也许,怎么能排除掉合理怀疑?我现在谈的意见是结合目前掌握的情况,接下来要做的是找到案件的第一现场和查明死者的身份。”欧阳教授解释道。

       “先按故意杀人案立案侦查。”听了欧阳教授的分析后,罗显明副局长最终做出了决定。

       “马克,你协助市中区刑警队调查此案,如果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向我报告。”欧阳教授吩咐道。

       我不禁为欧阳教授这一英明的决定暗中欢呼。想到马上就可以成为一名刑警调查真实的案件,那种兴奋的好奇充溢着我的全身。

       回到市局刑警总队已是八点半,令我感到惊奇的是,李雪儿竟然在宿舍等我。

       “你们看现场也不带我去?”她一看见我,就从我床上跳起来,质问我。

       “谁叫你昨天晚上要回家去睡觉。”我边打哈欠边伸懒腰。

       “讲讲,什么案件,好看吗?”她不依不饶地缠着我问。

       我听见肚子里传来“咕咕咕”的响声,对她说:“都要饿晕了,吃完早饭再说。”

       “好啊,我也没吃早饭,不如我们去吃油茶。”话音未落,李雪儿就拖着我的手往外走。

       从市局刑警总队出来,李雪儿娴熟地带着我七拐八绕,最后走进一条小巷子。

       “这里的油茶最好吃。”站在陈记油茶铺前,李雪儿舔着嘴唇说。

       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家乡的油茶了。看上去,这家油茶铺生意不错,店铺前支起的数张小方桌都坐满了人。

       李雪儿挤来挤去,终于抢到两碗油茶。

       “快过来接一哈,好烫!”李雪儿招呼我。

       我急忙过去,接过一碗。

       我们坐在桌子旁,李雪儿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搅拌:“来来来,先拌起。”

       眼前的这碗油茶颇有特色。一是调料丰富,有香菜、黄豆、姜颗、榨菜颗、葱花、花椒面。二是上面的馓子炸得又香又酥又脆,米面打得很细,米羹不清不稠,又烫又香。

       我用勺子一翻,红红的辣椒油从米羹里翻腾出来,雪白的米羹慢慢变成了红色的一碗,中间又有绿色的香菜和圆圆的黄豆搭配。我舀一勺送到嘴里,那种香烫酥脆的滋味差点让我将舌头吞下。

       一碗油茶吃不饱,李雪儿又买来糍粑块佐食。这个糍粑块也是我的最爱,它由糯米油炸而成,外硬内软,牙齿刚咬时先会发出“咔嚓”的一声,然后就会感受到香软的滋味。如果不小心吃到嵌在上面的花椒,嘴巴又会被麻得舒服无比。

       “师妹不仅长得漂亮,想不到还是个美食家,”这顿早餐吃得我神清气爽,精神焕发,我情不自禁地赞美她。

       “美得你,”她从油茶碗里抬起头,香汗淋漓,红红的嘴唇发出被辣得“嘘嘘”的声音,显得格外娇艳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