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犯罪签名
5. 布景策略
       进入夏季,素有“火炉”之称的江州热浪袭人。会议室里两台大功率柜式空调开了好一会,温度才降下来。我和李雪儿站在欧阳教授的身旁,帮他整理送来的卷宗材料。

       现场位于城郊邻近公路的一片树林里,中心现场在林间小路上。

       被害女孩仰卧于地面,被旁边黄葛树巨大的树荫笼罩着。死者头部蒙着外衣,移开外衣后的现场照片显示,死者的头面部遭到了重击,面目模糊。在死者身旁,有一块血迹斑斑的大石头。死者的双肩书包被压在身后,肩带已滑落至手臂处。经法医鉴定,死者生前未受到性侵犯。

       除了空调呼出冷气的哧哧声,会议室内异常安静。欧阳教授像一位坐禅的僧人,看着现场图片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抬起头对我说:“去找一张死者生前的正面照片来。”

       我和李雪儿对视一眼,不知道欧阳教授要死者的生前照片何用。我走出会议室,向钱大海讲了欧阳教授的要求,他派出一名干警到被害人家中取照片。

       当我返回会议室的时候,欧阳教授正在窗边不停地走动。现场照片一字排开,摆放在长长的会议桌上,被害人血肉模糊的面孔孤零零地朝着雪白的天花板。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干警带回5张被害人生前的照片。被害人叫龚蓓蓓,12岁。这是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小巧秀气的鼻子,光滑粉嫩的肌肤,笑颜中带有浅浅的酒窝。与同龄的女孩相比,她的身材显得更加高挑和丰满,柔顺的长发被微风吹拂着,向我们吹来她生前的、自然流淌的青春气息。

       或许是被害人生前青春洋溢的姿态和死后的惨状形成了巨大反差,我看见一旁的李雪儿偷偷抹起了眼泪。

       第二天早上,杜佑华召集专案组成员开会,欧阳教授带领我和李雪儿也参加了会议。杜佑华请欧阳教授谈谈阅卷后的看法,欧阳教授也不推辞。

       “根据案情,结合案发时间,我认为这是一起随机性的强奸未遂杀人案。案发当天下午,犯罪嫌疑人雷建军驾车在辖区内检查供电设施,正好遇见龚蓓蓓单身一人放学回家。他突生歹意,诱骗了龚蓓蓓。他的本意是实施强奸,但因被害人反抗强烈,嫌疑人一时控制不住局面,于是仓皇杀人。我们可以看到,作案工具是现场上的一块大石头,嫌疑人选择这么笨重的工具进行杀人,本身也说明杀人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欧阳教授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前期审讯陷入了僵局,除了对案件性质认识不清外,对嫌疑人的人格特征和犯罪心理没有进行深入分析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接下来的审讯一定要精心组织,要精心选择讯问的时间、地点,设计讯问的布景,选择适当的问话策略。”

       欧阳教授学究气的直率震动了在座的每一个人,然而,从他嘴里蹦出的那些话语像一块磁铁,牢牢地将我们吸引。我们都不说话,等待他提出完整的设想。

       “首先,讯问地点仍然安排在刑警总队的审讯室,这可以向嫌疑人暗示,我们办案人员是认真严肃,忠于职守的。时间最好安排在晚上10点以后,这个时间,人往往比较放松,感觉比较自在,容易暴露弱点。”

       “晚上讯问还有一层用意,就是考虑到嫌疑人的尊严。如果他供认了企图强奸小女孩的动机,别人不会知道,警方也不会大肆张扬,会给他留面子。”

       “其次,要精心设计讯问的布景。在讯问室内放一张矮桌,把在案发现场发现的那块大石头摆在上面,与嫌疑人位置保持45度角,这样,只要他一转头就能看见,这也便于我们观察他的头部动作。如果他就是凶手,对凶器必然十分敏感,对那块大石头他无法视而不见。与此同时,还应把标有他姓名的一沓档案材料,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里面放的是白纸也没关系。这会暗示我们对他的情况掌握得既全面又详尽。讯问室应该使用微弱的灯光,使他感到自在,便于暴露弱点。微弱的灯光还会营造神秘感,强化他的畏惧心理。”

       “最后,案犯是智慧型、有条理且傲慢自负的人,这种人犯罪后,往往会对犯罪进行思考,并进行自我辩解,认为他的行为是合理的,过错应归咎于被害人。因此,讯问人员在与嫌疑人进行交流时不妨顺水推舟,给他一个解释自己行为的理由,给他一个挽回面子的机会。不管问话的人感到多么厌恶,你也要假装暗示他,这起事件应怪罪于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是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出现在他面前。这样他很可能会随声附和,一旦他这样做,就意味着承认了准备强奸小女孩的意图。”

       欧阳教授一口气说出了他的完整设想,讲完后,整个会场开始传来兴奋的议论。一方面,我为欧阳教授能提出这么精致的讯问计划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再完美的计划也会与现实存在着差距,我真担心欧阳教授的计划落空,为他此次的江州之行蒙上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