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第十诫:金钱帝国
2 、突生的变故
       李菲儿按照程序上车,进入车厢,高兴地脱掉外套,卸下窃听设备。江浩问:“刚才为什么说只成功了一半?”李菲儿的突然停住了,想了想,说:“还算顺利,只是不小心碰翻了咖啡。”李菲儿伸手拿起外套。其实,刚才被江浩这么一问,她的脑海里急速闪现出刚才的种种画面:没有登记或者询问就随便进入会议室、角落里来自北美的鹅掌楸、楼下突然出现的清洁工……,只是自己又说不上来到底哪儿不对,所以,李菲儿愣了一下,终究没有说出口。

       江浩转过身,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屏幕。

       李菲儿又穿好外套,问:“信号怎么样?”

       江浩把手放在耳机上,另一支手摆弄着调音台,说:“我正在设置频段,这群清洁工来路不明,可能是专门派来清理会议现场的,为了避免被发现,等清洁工走后,会议正式开始时再激活窃*听器。”

       李菲儿顺手把iPhone放在桌上,站起身,问:“想喝点儿什么?”

       江浩:“老规矩,可乐!”

       李菲儿又打开暗门,跨过座椅准备下车。

       江浩操作摇杆,显示屏画面不断拉近,直到大厦门口变得清晰起来。三辆黑色奔驰车开过来,从车上走下一些西装革履的人,大约七八个,一起走进了大厦。

       画面另一边,李菲儿正站在街边的小卖部,她左手握着一杯奶茶,右手提着可乐,转身准备往回走。突然,一个身穿维尼熊卡通人挡在了李菲儿面前,着实把她惊了一下,卡通人拖着一大筐橡胶玩具球,手里还拽着一大把做成各种卡通样式的氢气球。卡通人对李菲儿说:“小姐姐,要不要来一个?”

       李菲儿摇摇头说:“不要!”

       卡通人有点不依不饶的意思,说:“买一个吧!你这么漂亮,你看,这款芭比娃娃多像你……”

       李菲儿坚决地说:“不要,真的不要!”

       卡通人把手伸到李菲儿面前,不厌其烦地说:“小姐姐……史努比也不错……怎么样?要一个吧?”

       李菲儿厌恶地推开卡通人的手,说:“都说了不要啦!”

       刹那间,卡通人的手腕露了出来,是一只鹰的图案。

       李菲儿的目光飞快地划过卡通人的手腕,没有丝毫停留。然后,她将奶茶的吸管放入嘴中,吸了一小口,提着可乐向十字路口走去。突然,她皱起了眉头,回想起了刚才的一幕,卡通人手腕的纹身,似曾熟悉,她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着…… 对了,就在刚才,她看见了清洁工的手腕上也有同样的纹身。李菲儿惊得几乎要叫出声来,刹那间,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之前所见的种种画面突然间被串了起来,一种不详的预感顿时涌了上来。她隐隐感觉到四周布满了很多不明身份的可疑人物,凭她多年的经验能够感知——他们已经被一张网包围了。她立刻在身上摸索着手机,想通知车上的江浩,可是怎么也找不到。这时,她才想起,手机忘在了车厢内的桌子上。于是,她加快脚步赶往十字路口。

       车厢内,江浩还紧紧地盯着大厦门口,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是李菲儿的手机来电。江浩看了看屏幕,李菲儿正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着通行。他接通了电话,却看见一个颠倒的画面——陌生人的一只脚触碰到了手机,晃动了一下,停住了。画面换了一个方向——李哲凯博士倒在地上,神智模糊,地上的垃圾桶上印着“机场专用”字样。江浩对着电话大喊:“喂—喂—”电话那头一言不发。江浩笑起来,自言自语地说:“这老头,要上飞机了还把自己灌醉!”。

       江浩抬头看了看显示屏上的李菲儿,匆忙按了一下按钮,暗门打开了,他趁李哲凯还没有挂断电话,拿着手机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去接李菲儿。

       一个骑车人沿着街道向厢式货车走来,后座的篮子里放着一大堆杂物,杂物的上面是一个弹力球,随着自行车不停地颠簸着,奇怪的是骑车人却视而不见。当骑车人经过货车的时候,弹力球滑出了篮筐,滚到了车底下,骑车人回头看了一眼,仍旧没有理会,悠然自得地骑着车离去。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透过车子底盘和地面的空隙,弹力球仿佛被控制了一样,违背了惯性运动定律,匀速运动着滚进了车子底盘下,然后突然停住了。

       李菲儿站在十字路口,焦急地看着对面的交通指示灯。红灯仍然执着地亮着,路口停满了等待通行的车辆和人群。李菲儿双手抱肩,手指却不停地轻拍着手臂,她焦躁不安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看见远处没什么车辆,她决定试一下闯红灯。于是她撒开手,迈开步子从人群中冲了出去,一个人义无反顾地跨过斑马线向街对面走去。

       恰在此时,江浩拿着手机从车上跳了下来,正准备过街,突然,“砰”的一声巨大声响传来,李菲儿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车撞了出去。江浩被这一幕惊呆了,他张大嘴巴,双脚似乎凝固在了原地,眼睁睁地看着李菲儿的身体像一片枯叶般飘向了空中,随后又重重地落到了地上,他顾不得一切大喊着:“菲——儿——”

       红灯熄灭,绿灯亮起,车流如织,横亘在他面前……

       突然,身后又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他转过头,看见自己刚才乘坐的那辆房车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江浩拿着手机,目瞪口呆地站在路中央,一种突如其来的绝望瞬间就罩住了自己,他伸出手使劲地抓扯着头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了?”

       江浩发现大厦里走出一群黑衣人,正向自己这边走来。他突然反应过来,这是一场阴谋,而自己正是这场阴谋唯一的幸存者。所以,他迅速将手机装进裤袋,转身顺着街道开始跑起来,边跑边回头看人群中的李菲儿,黑衣人们开始跑起来。恰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江浩加快速度跑上去,一跃而起,从车窗轻松地跳了进去。出租车司机吓了一跳,不住地看着身后这位不速之客。江浩没有理会司机,转过身看着身后追逐的人群,然后故意坐得很低,眼睛盯着后视镜——那群追逐的人停下了脚步……

       江浩惊魂未定地坐在车上,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出李菲儿被撞出的画面。

       “先……先生……请问您到哪儿?”出租车司机问。

       “我……我……往回开吧!”江浩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先生……这个路口不能调头,下一个路口行吗?”司机看见江浩没有回答,又继续问:“先生……先生……下一个路口……好吗?”

       江浩没有理会司机的话,把脸深埋在双手间。

       司机看见江浩没有作声,只好开着车继续前进。道路出现了拥堵,车流缓慢。一阵救护车和警车的笛声由远及近,嗖的一下划过窗外……司机见江浩深埋着头,也没有再问了,慢悠悠开着车,在下一个路口调转了车头。

       因为车子急速转弯带来的惯性,让江浩的头不小心撞到了前排座椅上,一下子把他从惊慌中拉了回来。

       “先生,对不起!速度快了!碰到了吗?没事儿吧?”司机小心翼翼地问。

       江浩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突如其来的车祸和爆炸中回过神来,似乎还不愿意相信的这一切,他无力地摆了摆手,转过脸看着窗外,红着眼眶梗咽着说:“麻烦您,慢一点儿……我想看看……看看前面……发…发生了什么……”

       司机微微笑了一下,接过话题说道:“刚才前面出了车祸,把一个女人撞了,后来路边的车又爆炸了,嗨!真不知道今天这是干什么?这个路口怕是撞上鬼了吧……”

       江浩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司机说些什么,仍然转过脸看着车窗外。此刻,突然降临的灾难把他整个人的精神封闭了起来,沉浸在恐惧与悲伤里无法自拔。一个与自己朝夕相伴的女孩儿,一个鲜活的生命,就在十分钟前,突然遭此横祸,而自己,如果不是因为电话,恐怕也随着车子灰飞烟灭了,不就是一次简单的窃听任务吗?怎么会这样?到底这是怎么了?……想着想着,车子经过了大厦门前。

       路口实施了紧急交通管制。警车、救护车闪着警灯将事发地点团团围住,透过车子间的缝隙,江浩看见医护人员正抬着担架往救护车上送。江浩伸出手,趴在车窗上,看着眼前撕心裂肺的一幕,惊恐、悲伤夹杂着无助与彷徨,瞬间便涌上了心头,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眼泪夺眶而出,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在脸颊上留下两道冰凉的印记……

       李菲儿到底怎么样?她是死是活?她被抬上担架的这一幕在车窗前缓缓划过,却像一个深深地烙印留在了江浩心里。

       这么多年来,因为李菲儿已故的父母,他对她一直深感歉意,他一直信誓旦旦地说要保护好她,他也一直把她捧在掌心,生怕她会融化,会吹散,会消失,甚至在每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恨不得把她装进自己的口袋,可是这次,他还是弄丢了她。

       江浩禁不住打击,两行冰凉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司机不时回过头来关切地问:“先生……先生……怎么了……”

       江浩把头深埋在双腿间,不停地抽泣着。车子顺着车流一直向前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