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分类 > 国匠无双之百行会
引子:中佐绑匪
       词曰: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什么龙争虎斗!

       夜幕降落了下来,胡同一片宁静,只有深处传来孩子的嬉闹声。胡同一片夜色中,只有胡同口的大户人家点着煤油灯。点亮了一片昏黄。

       一个男人靠在自己门口的石阶上,抽着自己卷的烟卷。他一身朴素的长褂子,袖口还有点脏。刚刚关了自己的小杂货铺,回到小院子。家里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子,所以男人似乎觉得屋子里有些凄凉,所以他坐在门口。至少街上还有点人气。

       这个时候,灯影之中一位身材较高的中年妇女缓步走来,她挎着一个柳条篮子,篮子外侧挂着一盏四方的煤油玻璃灯。莹莹的光火照亮了她的身边周围。她走到胡同中间一处台阶上,放下篮子,以她那独有的清脆的女高音吆喝道:“干——烧——酒——”。

       她的声音悠长美妙,从各家的窗台穿进去。

       她是胡同里这一天来的最晚的吆喝小贩。篮子里有花生米和油炸的吃食。中间放着一个黑色的瓷坛子装着烧酒。

       陆陆续续有些大人孩子来买些吃食和酒。然后便回去了。

       这个时候坐在门口的男人才招了招手,他是这家的常客了,只要没有别的事,每天晚上必然光顾中年妇女的生意。男人很还吃她的油炸素鸡和饹馇盒。男人爱好吃,对各种吃都很有研究。妇女的饹馇盒做的很有特点,确实花了不少心思。据她自己说是绿豆面配调料,摊成特薄的饼,卷成卷儿,再切成宽一分的小段过油。掀开篮子盖,饹馇盒的形状似座钟里的盘条。这细致的手艺出现在这样的小巷中是很难得,所以男人怎么会放过。

       妇女和男人寒暄几句,她将饹馇盒、素鸡和成好的烧酒放在他身边就回到篮子旁边继续叫卖。男人拿起一个饹馇盒放在嘴里,酥脆香咸,很是好吃。男人这才算是开心一些。接着他又端起烧酒。灌了一口。

       烧酒火辣辣的,直接冲进了男人的胃里。一阵眩晕感从身体深处袭击而来。

       “今天这酒劲道有些大了。”男人低语道。

       但是随即他突然惊觉有些不对劲。不对,这不是酒劲大了。而是这酒里有东西。

       他没有立刻做什么动作。而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周围。因为他并不知道这酒里的迷药毒性怎么样。也许他一旦加大运动量,毒素会扩散地更快。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轻举妄动。

       果然胡同的拐角转出两个身影,都是短打衣靠,带着大檐帽看不清面向。但是看着身形,男人可以断定,这些人不是这胡同里的熟人。

       男人想缓缓站起来,但是他发觉此刻腿已经一阵麻木,想运功发力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

       就在他心里较劲之际,两个黑影已经直奔他而来。

       男人再回头看着买烧酒的中年妇女,已经踪迹结无。

       黑影走到男人面前,停下了脚步。

       夜此刻已经深了,喧闹声都已消失不见。一片寂静。

       男人猛然抬手,使尽浑身的力气,烧酒甩向黑影。

       月夜之下,酒如一道寒光。

       黑影滴溜溜地一个转身,寒光略过身边。男人借此时间猛然将手边装素鸡和饹馇盒的瓷盘摔个四分五裂。男人抄起其中一个锋利的碎片,直直地刺向黑影。

       男人自知毒性已经开始扩散了,他的出手比平时慢了许多。

       黑影则是风一般凌厉。让了一步,避开了瓷片的锋芒,探手吊住男人的手腕。翻手腕向怀里一带,男人被他拉着离开了石阶,脚下踉跄。接着黑影另一只手摆成手刀。直接砍向男人的后颈。男人知道敌人的招数已到,虽然头脑清醒,身体却昏沉。无力招架是肯定的了。

       砰!一声闷响。男人失去了知觉。

       男人栽倒之后,一直等在胡同口的一辆马车立刻启动,跑进胡同来。

       一个身穿蓝色长褂的男人走下了马车,这个男人一手托着手杖,一手端着一个紫砂壶。他像表情淡定,姿态从容,仿佛不曾发生过交手。他轻轻一抬手饮了一口茶壶里面的茶。

       两个人黑影立刻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将这个已经被打昏的男人绑好,拖进了马车。马车咯吱咯吱地离开了道口。

       这个人整理了整理自己的绸缎的褂子,用手杖轻轻推开院子的门。这个小院子就是刚才被绑走的男人的家。

       门虚掩着。院子里也空无一人。

       蓝褂子和两个黑影走到屋子门口准备开始搜家。只是,内屋的门锁着。

       还贴着门神的门上挂着一个精致的小锁头,这个锁头不像是一般的挂锁,而是长在门上一样。蓝褂子轻笑了一声。将手杖交给身后的黑影。自己则单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钩,想用锁难住他,简直开玩笑。他自觉自己一只手就够,他另一手还是端着茶壶,轻轻地喝了一口然后开始开锁。

       这个锁并不难,压好簧片,银钩轻轻翻动找到锁舌。蓝褂子腕力一动,银钩挂住了锁舌。只听咯噔一声,锁开了。

       蓝褂子笑了,得意想再喝一口茶庆祝。但是就听见耳边猛然疾风骤起。暗夜中好像是有一只摆锤向着他脑袋砸了过来。蓝褂子身手也是了得,身体向一侧闪转腾挪。

       这人是躲开了,但是手里擎着的茶壶却没躲开,啪一声脆响。茶壶被这摆锤打了个粉碎。

       蓝褂子躲开了之后才看清,原来这个锁头上连着一个机关。通向门上方的一个卡笋,卡笋打开,门上方挂着的摆锤就会因为重力下摆,打中开门的人。

       蓝褂子不由得内心暗暗佩服,果然有两下子。他这身手都差一点交代在这。不过还好,就是可惜了他这一壶茶。

       门缓缓的开了。房间里没有灯黑洞洞的。

       “中佐,我们马上就要拿到那东西了。”一个黑影兴奋的低声说道。口音重略带着东洋的味道。

       蓝褂子点点头,露出了得意的笑。

       终于他历经千辛万苦发现的秘密就在眼前。他怎会不高兴呢。

       夜,还是一样的深沉。没有人注意到,阴云已经在天边酝酿。

       一场大雨,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