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十七章 天价勒索
       纵火案的事情姑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世人忽略,但是还是有一些人,心中始终藏着不同的疑团。

       “这里是女大学生失踪之前最后停留的地方,警方正加大排查力度。但是最近女大学生失踪案,算上现在这一起已经是第三宗了,不知是否有何关联?让我们把镜头转向刑警队长……”一名记者正实事求是的播报着。

       但是荧幕里的赵志国并没给予回应,微微了摇了摇头以示无可奉告,小绍也在一旁协助勘察现场,其他刑警很干练的封锁了现场,并且让记者保持了合适的距离。  

       白可在学术研究室内,原本她正阅读着德国系统排列大师-海灵格的《心灵之药》,然后像是高考前那般的认真,在书上划出一些要点,以及写上一些自己的见解。

       当墙上电视荧幕传来第三宗的女大学生失联案时,这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将目光从书本转移到了荧幕上,眉头微蹙。

       罗教授今天并没来研究室,最近他似乎也很忙的样子,而且神色也和以往大不相同,之前来学术研究室的时候,总会贪婪的盯着白可,在碰钉子之后,又会暧昧的接近林薇。

       也许是他那有背景有权势的妻子,最近对他的管教比较严苛?

       即便是当代国内数一数二的系统排列大师,白可也不稀罕去分析这种人的内心诉求,或者接触其龌蹉的潜意识。

       “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都会有危险呢?”林薇惴惴不安的问道,这种不能被确定是绑架还是什么的案件,似乎永远不会落掉一个普通人的头上,可是林薇却对号入座得真快。

       白可有点好奇林薇潜意识中的真实想法,她原本只是准备简单的安抚一下林薇,却发现对方那看起来慌张凌乱的表情下,在办公桌上的肢体语言却是那么利索——纸张快速的放入文件夹中,一本时尚杂志、一本经济学书籍以及一份刚刚邮寄来的保险单。

       “城市那么大,就算按照大学女生的人口比例来算,以及我们离校的时间,活动的范围,那概率实在是……基本可以忽略掉有这种危险的。”白可还是象征性的安慰了一下林薇。

       “哦……”林薇听完之后,不但没显得很释然,反而看起来愁云密布。

       她若有所思的转了转那漂亮的眼珠,那装饰用的美瞳很多时候会给旁人一种错觉——认为林薇是外国留学生。

       但是有一个细节却让白可怔了一下:按照系统排列的摆放分析来说,此时林薇居然不经意的将钢笔放在了办公桌上,而笔尖却正对着林薇她自己。

       这暗示着林薇很清楚她也会受到伤害,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她有关于女生失联案的线索?

       “薇薇,一直以来我有话想和你聊聊,就是没合适的时机,要不今天的晚餐我们……”白可愈发的感觉不对劲,再加上女人那强烈的第六感,她肯定还是不希望林薇出什么事的。

       “不好意思,我晚上已经有约了。”林薇那黯淡的神色下还有点莫名的慌张,她似乎知道白可要找她聊什么,八成就是为什么要被罗教授潜规则这种无聊的八卦。

       见到林薇如此抵触,白可只好尴尬的笑了下,其实她心里更关注的是林薇刚才的异常言行。

       晚上八点

       附属医院的住院部里非常的安静,廊道中坐着的是疲惫的病人家属,而病房内监测仪器的嘀嘀声倒让人有几分安全感。

       一名神色憔悴的中年妇女不时的剧烈咳嗽着,那种肺都咳到了嗓子里,恨不得呕出来才痛快的声音,一直都折磨着同病房的人。

       这时候罗教授提着好几袋“昂贵”的补品来到了这女人的面前,那惺惺作态满脸堆笑的样子,却还能瞒得过这生命垂危的中年妇女。

       “罗老师,您来啦!”中年妇女见到他,激动的说道,伴随着一阵折磨耳膜的咳嗽声。

       “对对对,薇薇母亲,我又来看望您了。对了,您下一个阶段的治疗费,我已经替您垫付了。”罗教授轻轻的拍着中年妇女的手背安抚道。

       中年妇女想说点什么,但是咳嗽阻止了她的话语。

       “是薇薇这孩子争气,又拿奖学金,又获得了许多项目上的赞助。所以我就代表校方来颁发这些赞助费了。”罗教授说完,他的嘴角不免露出一丝得意的窃笑,要不是林薇家境如此困难,他怎么可能会有机会将这外表颇具尊严的女人拿下?

       当然,这越是宣扬自己有尊严的女人,他的征服感和成就感就愈发的强烈,至于中间用的是什么手段,那并不重要。

       这时候林薇出现了,她来到了母亲的身边,看来母亲还不知道她和罗教授那见不得光的关系,她恨恨的瞄了罗教授一眼。

       这男人嘴一紧,抑制住不满的情绪,摸了摸腰间的车钥匙,暗示一会到车上见。然后假惺惺的告别了一下之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薇薇,罗老师怎么那么着急就走了?”中年妇女还想多寒暄几句,多由衷的感谢这老师对她女儿的关照。

       “妈,罗教授很忙的,咱就不要麻烦他了。我想和你多说几句话。”林薇轻叹了口气,紧紧的握着母亲干瘪枯萎的手掌,泪珠落到了上面,却不可能使其奇迹般的受到滋润而复苏,毕竟现实往往是残酷的,没有白马王子,也没有凭空的好运,她只能靠自己。

       地下停车场内,罗教授不耐烦的挽起了衣襟看了一下手腕上的名表,都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林薇这女人怎么还没来?

       就在他准备掏手机发个信息过去的时候,他瞧见那个熟悉的腰枝正扭动着朝他走来。心潮一阵澎湃,这种充满活力的身体让他重复的感受到了年轻的滋味,他时常会在暗地里咒骂着——自己年轻时怎么会为了那点名利场上的事情,而娶了个年龄比自己还大7岁的女人!

       车门被林薇拉开,她默不作声的坐到了副驾驶座上,罗教授忍不住摸了一把她的弹性十足大腿,色迷心窍的他却以一个哀求腔在说着:“薇薇,我对你母亲也不错,近期的医疗费算下来,我也垫付了有十多万了。”

       一想到自己的尊严被姓罗的用十多万就被买断了,林薇的内心不免一阵悲凉,她推开了罗教授的手,冷漠的说道:“一分都不能少。”

       罗教授那不知道摸过多少女人的手,倒也不尴尬的收了回来,他拉着脸:“我刚才还带了贵重的补品给你母亲,你得讲讲人情味吧?”

       “人情味?我没记错的话,那几袋昂贵的补品,是上学期一个学生孝敬您的吧?还真够有人情味的,借花献佛。”林薇早就和罗教授撕破脸了,所以才导致了这老东西最近都不敢在学校露脸。

       罗教授哽了一下,火气上来却又无从发泄,他只好又满脸堆笑的讨价还价:“薇薇,你看我一名教授工资也就那么点,我顶多再给你五十万,就这样定了行吧?”

       “五百万,一分不能少。”林薇那冷艳的脸蛋,此时在罗教授的眼里,犹如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一般蛇蝎狠毒,就连多看她一眼都要石化了。

       此时的罗教授,恨不得上去一把掐死这女人,抛尸荒野。但这并不该是一名心理学教授干的事情,因为他为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准备了一份“厚礼”。

       “你从一开始就算计我?”罗教授转回了身子,后背靠到了座椅上,觉得非常的讽刺——他一路走到今天,从来只有他算计别人,如此居然因为贪图美色而被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学生给下套了,真是可笑!

       “五百万你会出的,你的婚姻可不仅仅只值这个价。”林薇的眼神是如此坚定,分毫不让,她邪魅的凑了过去,挑起了这男人的下巴,冷哼了一下。

       “好,我答应你。”罗教授冷汗不由得冒了下来,如果身败名裂,他终将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