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十四章 不和的俩人
       刑警队长赵志国为心理猎人小组特别设定的办公室中。

       “由于采取的紧急抢救措施得当,医院的火势已经被迅速控制,并无人员伤亡。白可,这次你功不可没。可是纵火狂还是跑了。”赵志国低沉的说道。

       “这种精神失常的家伙,随时都会对社会造成巨大危害。我们现在就应该加大搜捕范围!”小绍一边帮忙播放着幻灯片,一边忍不住忿忿的插嘴道,他感到背上还隐隐作疼。

       赵志国瞟了他一眼,用目光提醒着这名年轻的干警,遇到事情不要总是那么急。

       “他近期不会再纵火了。”程浩然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和现场照片,试图不放过任何一个看透对方心理的细节。

       “为什么?这种疯狂的人难道还会停下来去思考?”小绍不解的问道,又换了一张幻灯片,上面正是那名被他救下的小女孩,她手上染血的小熊和那火柴盒倒也醒目。

       “能弄到那么多的硫氰化汞,这些剧毒物可不是一般人随便就能弄到的。除非他有提炼的途径,而且还需要足够大又隐蔽的场地才行。”程浩然理了理资料,若有所思的分析道。

       赵志国朝着程浩然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目光,心想他的老战友张博士果然没看错人,这小子还是有点洞察力和分析力的。

       小绍眉头紧锁,这一类非常规案件对于他来说,本来也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要分析那些变态疯子的心理,他觉得他很难办到,毕竟他自己又不变态……

       催眠大师秦子谦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时而双臂环抱的闭目养神坐着,时而微微眯起眼睛瞄一眼程浩然。

       “催眠大师果然厉害,在大家分析案情的时候,都把自己催眠了吗?”程浩然倒也注意到了秦子谦的不作为,他没好气的讽刺道。

       小绍狠狠的抿住了双唇,否则差点就要笑出来了。

       只见秦子谦朝着办公桌面轻扣了两下,发出了“咚咚”的两声,大家都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工作的时候少说闲话,继续往下播。”秦子谦冷冷的说道。

       小绍看到这家伙在刑警面前居然还如此傲慢,他正准备要教育批评一下对方的,结果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继续播放幻灯片,小女孩的图片很快就被换掉了。

       就连阅历丰富的赵志国,内心都不免暗自一惊——是什么时候秦子谦就已经把小绍催眠了?不过幸好是清醒催眠,不至于完全被控制。

       见到程浩然下巴都惊得要跌落到办公桌上的样子,眯着眼睛的秦子谦嘴角微提,刻意露出轻蔑挑衅的笑,好歹也算是下一下马威,让这所谓的精神分析大师知道,催眠大师可是不好惹的。

       这一下程浩然应该学会管好自己的嘴了。

       可事实却截然相反,只见程浩然蹭的一下站了来,风风火火的冲到了秦子谦的身旁,这气势让这高冷的催眠大师不由一惊,难不成程浩然这家伙技不如人,就要动粗?

       “大催眠师,你这也太厉害了,要不教我一下呗。”程浩然两眼放光的冲着秦子谦抖了抖眉头。

       这回轮到秦子谦惊得下颚要跌落到办公桌上了,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脸皮那么厚的人,况且还是精神分析大师?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白可捂着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刚才确实还有点担心这两人会打架,现在倒是可以放心了。

       “好了,别闹了。”赵志国抓起了小绍的右手,用自己的指甲对着小绍的小拇指侧面的指甲缝中,狠狠的压了下去。

       无法描绘的钻心疼痛,使得小绍不禁“啊”的喊了出来,然后迅速的抽回手。

       秦子谦眉宇间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撼感,他没料到这名刑警队长居然还会强行解除清醒催眠。

       赵志国用凌厉的目光注视着秦子谦,严厉的说道:“虽然你是心理猎人小组成员,但是如果你再对刑警有攻击性的行为,那么我会以袭警拘留你。”

       “Whatever.”秦子谦耸了耸肩,又眯起了眼睛。

       “还想不想抓住嫌犯呢?”白可故意抱怨了一下,程浩然和秦子谦也才端正了开会的态度。

       只是所有人都没发现一件事情——小女孩的幻灯片,无声无息的跳过了讨论环节。

       “小绍,你把最近大笔的化工材料采购单都查一下,以及城郊的废弃化工厂资料也一并找出来。”赵志国吩咐道。

       “可是就算要采购化工材料,也需要一大笔资金。一个疯子能有如此多的钱,是不是会很蹊跷?”白可示意了一下。

       “你的意思是有帮凶或者幕后主使?”小绍捏了捏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状。

       “果然还是可可心思缜密,不像某个人,混在心理猎人小组里只能是滥竽充数。”秦子谦傲慢的讽刺道,却又温柔的看着白可。

       这复杂的三角关系,让小绍看得一头雾水。赵志国却觉得颇有意思。

       “谁才是滥竽充数,谁自己心理清楚。说不准还心里有鬼。”程浩然一副亦真亦假的样子邪笑着。

       秦子谦冷哼了一下之后,取出一份资料拍到了办公桌上。

       大家分发了浏览之后,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许多。

       “本市的富豪冯国峰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吧?”秦子谦提起了这个让刑警队咬牙切齿,却又苦于没有证据可以缉拿的大毒枭。  

       “那当然熟悉了,人家可是市里的名人,而且还是慈善家。”小绍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们虽然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但实际上是一群卑鄙龌龊的家伙!”程浩然毫不客气的抨击着。

       “你们可以看看着火的学校和医院的背景资料,也许会发现点什么。”秦子谦又指了指资料上第五页的土地产权信息一栏。

       “学校和医院确实都是由贺氏集团经营的,这么多年来也算运营得不错,只不过最近好像贺氏旗下企业因为食品安全问题,导致了股价暴跌。”小绍不假思索的说道,他对这些商圈八卦可是相当了解。

       “那么连续的纵火案又会导致什么发生?”秦子谦继续引导着。

       “那还用说,如果贺氏集团再不抛售这两块地皮,他们又得背上经营不善的黑锅,股价可以跌到万劫不复之地啊!”小绍好像明白了什么。

       一提到冯国峰那只老狐狸,作为老对手的赵志国,不由得承认秦子谦的这看法是正确的。

       “贺氏集团在民间的三大口碑支柱,学校、医院,还有……”秦子谦捏住了资料,神神秘秘的看了一眼。

       “精神病院!你的意思是,下一场纵火地点,肯定是精神病院对吗?”小绍其实内心很激动,他觉得终于追得上大师级心理专家的思维步骤了。

       “那就这样定了,心理猎人小组先潜入精神病院打探情况,收集资料。警方会监视好那个区域,让那纵火犯插翅难逃!”赵志国一拍桌子,初步方案就这样确定了。  

       然而程浩然心里却打起了鼓,不知道是他对秦子谦有情敌般的偏见,还是他真的看到了?秦子谦的表情上有种说不出复杂感觉——欣悦、愤怒、悲伤、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