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十章 火灾
       演讲持续了两个小时左右,除掉白可迟到的二十分钟,她足足在外面站了一个多钟头,她虽然感到双腿有点疲惫,但是心里却如小鹿乱撞。

       当演讲结束,学员们都心满意足的离开之后,白可才悄然的走了进去。

       他还是当初的那个他,即便是头脑如此灵活的他,居然在演讲时并不是西装革履的样子,而是一身红色的运动服,真是一个不正经的讲师!

       可是仍然还有十多名小迷妹迟迟不肯离去,又是问他要电话,又是问他要微信,处于社交礼貌,他也并不好拒绝。

       但是他注意到了门口的那个女生,那亭亭玉立的身影,也是他三年来朝思暮想的身影!

       “白可!”他激动得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一把就从白可的腰间将她抱了起来,这场景仿佛就是小别若干日子之后,又重逢的小夫妻似的。

       “别这样,程浩然!注意下影响啊……”白可拍打着这个冒失鬼的肩膀,但是心里却异常的开心,仅仅是见到了“故友”的原因吗?她自己也不清楚。

       那群迷妹们都看傻眼了,这位“白学姐”可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花,讲师上来就和她那么亲昵,估计大家也都没戏了,于是这些女生也只好悻悻的离去,而且在离开的时候都朝着白可挤了个厌恶的表情。

       “她都被包养了,还到处勾搭男人,真不是个好东西。”

       “就是,这年头绿茶婊都高学历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哼,她学心理学就是为了怎么更好勾搭男人的吧?”

       风言风语如涨潮般来势汹涌,却又如退潮般一泻千里。

       为了听清这些人的话,程浩然把那只右耳朵偏过来,时而眼角起了皱纹,仿佛感到费解;时而又舒展面容,似乎领略到这些人话中的奥妙。

       他不声不响地拉着白可走到了会场的最后一排,他坐在座位上,而白可却羞涩的不愿坐下。

       程浩然古铜色黝黑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好像在享受着什么,如同当年在小山洞里的那晚——与白可相对而坐,女神的角度仍然是那么的居高临下。

       白可的思想像暴风雨夜晚的闪电一样,在她脑海里闪了一下,使她来不及抓住它、思索它。

       但这一闪却在刹那间照亮了她的内心,使她看到了面前的广阔世界和自己的身影。顿时,她浑身的血液象大海上的波涛一样沸腾起来,原先准备好的那一套“开场白”,不知被冲到何处去了。

       “你好像变黑了许多。”系统排列大师的开场白,居然是如此的简单……

       “哈哈,你也变得更可爱了,我记得以前你的眉头都是紧锁的,现在好像好了一点。”程浩然一把拉过白可嫩滑的手掌,他已经为这个表白等了三年了。

       “别,这里是公众场所,注意影响啊……”白可抿了一下嘴唇,她取出一张小纸片,在上面留下了漂亮的字体,在抽出自己的手同时,又将纸片塞给了程浩然。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就“逃离”出去了。

       程浩然拿起纸片一瞧“午时,C区A栋503”,他微笑了一下,是该和白可有个二人世界才能好好聊一聊。

       他又看了看自己黝黑的手臂和结实的拳头,自言自语道:“我们都今非昔比了。”

       午饭之后,程浩然匆匆赶往了学校内C区的A栋,可当A栋出现在他眼前时,那是一番惨乱的景象。

       他看见一群飞奔而出的女生,她们有的衣着凌乱,有的甚至还身着睡衣,哭哭喊喊的朝外逃散着。

       程浩然抬头一看,二楼到五楼的窗户正滚滚的冒出浓烟。

       “白可!”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程浩然,他当机立断,三步并作两步,冲上了宿舍楼的台阶,伸手准备去推宿舍楼的大门,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发现大门会如此沉重。

       物品燃烧发出的的“嘶嘶”声和“噼里啪啦”的断裂声不绝于耳,一条巨大的火龙在大楼里上下翻腾。

       头顶上方的什么东西塌了下来,刚听见声音,程浩然就被重重的砸了一下。这时,火龙遇到了他开门时放进来的新鲜氧气,愈加狂躁的咆哮肆虐了起来。

       白可还在楼上!他真后悔应该先留个电话!而现在他只能凭直觉去争分夺秒的救人。

       透过烟雾,他依稀能看见通往楼梯的路,他沿着楼梯,摸索着往上走,温度越来越高,烟雾也越来越浓。

       好不容易才上到二楼,扑面而来的热浪,立刻就把程浩然的脸和身体烤得生疼,他完全看不到四周的东西,这里比地狱还要黑暗!

       为了白可,就算拼了命,他也要上到五楼!

       浓烟通过鼻子灌进了肺里,他感觉自己吸入的,是千万条带刺的灼热铁钩。

       他赶紧蹲下身子,两手趴在地上,神奇的是,他发现自己果然可以呼吸了!但他就像是失去拐杖的瞎子,手手指试探着,一点一点的往前挪动,努力寻找下一段楼梯。

       程浩然的手指触碰到了地毯,它已经被烧得卷了起来,里面的尼龙正在熔化,他的指尖也被烫破了皮,他祈祷手指不要失去知觉。此时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希腊神话中那个被困的男子忒修斯,得抓着阿里阿德涅公主放置的丝线,才能走出迷宫。

       只不过程浩然的“丝线”是一块被烧化的地毯。

       好不容易才达到地毯尽头,手指触摸到的材质有了变化,接着,他便接触到了第一级台阶。他挪动着双手和膝盖,沿着三楼爬去,头一直压得低低的,好吸到氧气。

       从始至终,程浩然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好不容易才见的面,难道距离永别又只不过是一步之遥吗?

       又一级台阶。

       程浩然意识到,自己永远到不了五楼,不等他爬上去,大火就已经要了他的命。但是冥冥中,他感觉白可就在楼梯上面,她也至少挣扎的下了一层楼!

       当他已经无法清晰的知道自己爬了多少层之后,他似乎真的碰到了晕倒的白可。她一动不动,也没有应声。烈焰越来越近,他的呼吸也越来越短促。

       他试图将她抱起来,但是他的体能已经无法支持那么费力的行为。

       程浩然只好拖着她,一步一步艰难的往楼下挪,同时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滚滚热浪和烟雾。他来不及去想她伤得有多重,他只想试图逃离这火海,这高温,还有愈加嚣张的烈焰和浓烟。

       他心里大声呼唤着白可的名字,这个名已经在他心中回响了三年!仿佛这样她就能听见!

       但是他的意识终究也逐渐模糊,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墙壁上真的存在一个奇怪的图案,看起来像是葇荑花序。程浩然竭尽全力拖着白可逃生,可是还没等他到达楼下,他又再次被什么东西重重的砸到,他被甩到前方,于是他拼劲了全力挣扎起身,在眼前一片漆黑之前,他扑在了白可的身上以护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