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小说 > 心理猎人
第七章 选择
       夜幕降临之后,有的人在安详静谧中享受着酣畅的梦境,有人在闪烁的霓虹灯下放浪形骸,有人忍住满身的疲惫在办公室加班,也有人在黑夜的掩护下开始将自己的阴谋付诸行动。

       在黑暗的笼罩下,人们都躲藏在屋里,所以很少有人见到黑夜里无人街上的一切。

       这里有人匆匆赶路,一脸意犹未尽却又略显疲烦,他估计烦恼的是该怎么和妻子解释晚归;有的人神色慌张,不知道打着什么样的算盘;有的人气定神闲,似乎黑夜才是他们的归属。

       他们是谁?做过什么?

       睡梦中的人无从知晓,彻夜狂欢的人无法知道,加班工作的人无心留意。

       等到阳光重新把这个脏乱不堪的世界,推到人们的面前时,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已成尘嚣,人们又开始假扮着一副充满向往的样子,自娱自乐的活着。

       在孤儿院长大的程浩然,对于深夜的理解,亦是对人性的拷问。

       自从获救以来到现在,已经是第八天了,他们三人被安顿在了武警医院的独立病房内,看似无微不至的关照,但也不失严密看守的感觉。

       这时候程浩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心理协会的会长张博士、刑警队长赵志国,出现在他的病房中。

       这可不是寻常的慰问或看望。

       “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我一点精神问题都没有!不信你们看!”程浩然将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哥伦比亚自杀性量表等一堆A4纸张递给了赵志国。

       赵志国粗略的浏览了一眼,看见抑郁自评居然才10分不到的时候,他又抬起目光看了眼程浩然——要知道100的分数,越高就症状越严重。

       就连心理素质过硬的干警,在亲眼目睹生死瞬间之后,抑郁指数都会高于60分;而这个经历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年轻人,居然抑郁的指数不到10分那么低?

       “你看看怎么回事?”赵志国眉头紧锁,他可不希望程浩然身上潜藏什么不和谐的潜意识,以免以后危害社会。

       心理协会会长张博士接过了那些量表,初步扫了一眼之后,非但没多少什么,反而又扯起了那尖锐的嗓子怪笑了起来。

       赵志国很是嫌弃这老同学,但又拿他没办法,毕竟他可是上头指定的心理顾问。

       “志国啊,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和他说。”怪人张博士又开始了他自己的聊天模式。

       赵志国有点想发作,但碍于情面,只好瞟了眼程浩然,便转身离开了,出门时还不忘顺手把门带上,确实是一个意识很到位的老警察——任何事、任何情绪下都依然是那么的一丝不苟。

       程浩然也坏笑了起来,双腿盘坐在病床上。

       “你笑什么?”怪人张博士好奇的问道,然后寻了一个较为明亮的位置站了过去。

       “我说怪老头,心理大赛那坑爹的环境,以及那逼疯人的催眠术,都是你设计的吧?”程浩然虽然嬉皮笑脸又颇带责备的,但是他却注意到张博士所站的位置。

       “你怎么知道?”怪人张博士对这年轻人更加感兴趣了,他推了一把那明晃晃的眼镜。

       “秘密!”程浩然倒也任性,他不想接这个怪老头的话茬。

       可是张博士却主动继续了话题:“你在试题上留下的数字,用希尔密码将密文矩阵×密钥矩阵的逆,即可解意——对应的字母是incubation period的意思,即潜伏期。”

       即便知道环抱双臂是防御心理,程浩然也不免架起了双臂,他果然没看错,这怪老头不是一般人。

       “而潜伏期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性心理发展模型中列出的五个阶段之一,看来你很擅长精神分析。”张博士非常满意的说道。

       他总是手舞足蹈的,肢体语言过于丰富,以至于程浩然无法直接分析他的行为。

       “所以你既是在表达那天发生的事情,阴影挥之不去;又是对我们的抱怨。是吗?”张博士脸色阴郁,眉心隆起,心像波涛中的小船起伏不定。

       “无所谓了,我就是想要大赛的奖金而已。冠军你们准备怎么评断?”程浩然依旧关心着他那创办高端咨询室的启动资金。

       “奖金都是小事情,我和刑警队的赵队长,希望你们三人能克服心理障碍,成立心理猎人小组,专门应对……”向来说话都不需要顾虑的怪人张博士,这时候却迟疑了。

       “你是说专门应对类似这一次发生的事件吧?我琢磨了许久,狙击枪九成不是警方射击的,也就是说还有真凶!”程浩然用苛责的目光注视着张博士。

       “不仅如此,大赛里还混入了一名血腥催眠师,除了你们三人之外,其他七名参赛者,都罹难了。”

       “催眠师?难道就是和我一起擒获罪犯的那个男人?”程浩然不解的问道,他觉得那人应该还不具备那么强大的实力,但其眼神中却有种说不清楚的诡谲。

       “你说的是秦子谦。不过说来惭愧,他是我的学生,不是护短,我断定他没这心眼,况且他的催眠手法也没达到那水准。”张博士一脸笃定的为秦子谦保证着,反而还一脸肃穆的注视着程浩然。

       “喂喂,老头儿,你别用这种眼神盯我,我又不精通催眠术什么的。”程浩然赶紧晃起了双手为自己辩解。

       “只有加入心理猎人小组,然后把凶手抓出来,才能证明你的清白,否则,你会一直被警方列为重点嫌疑人!”张博士又扯高了嗓门,分明就是威逼。

       “你明知道我可以被利诱一下的,咱提提奖金的事情不就好了,犯不着威逼吧?”程浩然朝着张博士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一切都好商量。

       “这不是请求,而是要求。你考虑考虑吧。”张博士表情略显沉重。

       程浩然为了不接这个话题,便用遥控器开启了挂在墙壁上的电视,习惯性的关注起了新闻频道。

       ——

       “心理学大赛出现死亡事故,心理协会张博士被停职查办。”

       “这将是最后一届的心理学大赛,虽然其比赛形式别具一格,但由于这次事故,只能无疾而终,着实令人惋惜。”

       “大赛主办方已经同死者家属达成平等的赔偿协议,心理学界泰斗张博士砸锅卖铁,赔得血本无归。”

       电视屏幕上不论换那个台,都在轮番的争相播报着。

       程浩然就更加的尴尬了,这也是他八天来第一次打开电视,却看到这样的新闻。

       一旁张博士的气场显然因为这些新闻而黯淡了许多。

       “怪老头你别灰心,你办的比赛还是蛮有意思的。以后说不定你还可以申请再举办嘛。”程浩然其实很不会安慰人。

       “也许你不明白,这等于是最后一次的机会,去成立心理猎人小组。错过了这次机会,也许是五年,也许是十年,我们都很难再找到与那些疯子抗衡的机会了。”张博士幽幽的叹了一下。

       “我只是想做一点能让社会光明的事情,如果我活着,即便散发的光再微弱,至少也是持续的;但如果我死了,那么岂不连最后这点光芒都消失了?”程浩然说出了他的顾虑。

       张博士驻足在门前,停留了片刻之后,却一改那奇怪的作风,居然勉强的直起了腰身,然后转身回来朝着程浩然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喂,别这样啊,怪老头!”程浩然顾不上穿鞋,光脚跳下了病床,赶紧去扶着张博士。

       当张博士抬起头时,只见他苍老的脸上早已老泪纵横,他哽咽的说道:“你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成为心理猎人小组的成员!”

       “什么!”身为孤儿的程浩然,完全无法接受所谓的“父母”一词!

       张博士颤颤巍巍的取出了一份资料,递到了程浩然的手中。当他紧咬着牙关,以一种说不出的复杂心情看完了资料之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问道:“我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成为孤儿的?”

       说罢,他颤抖的双手已经将资料捏得皱皱巴巴。

       “是的,他们牺牲的那一天,就是你一周岁生日的时候。也是原本第一届心理猎人小组成立之初,可是没到一个月,就解散了,因为核心的两名成员被暗杀了。”张博士沉痛的说道。

       “我加入!”程浩然紧握着拳头“那白可和秦子谦……”

       “他们将会是你最称心的搭档,只不过。”

       “只不过?”

       “这次大赛你们未分胜负,实力也有待提升,如果直接让你们出任务,基本也是凶多吉少。我已经不再是心理协会的会长,但是你们的事情,我会做安排。”张博士语重心长的说道。

       “都听你的。”程浩然知道张博士没必要捏造这些资料来骗他,即便他从不知道生父母是谁,但是从今天开始,他的人生有了更为准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