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罪案推理 > 犯罪画师
三、冰山
       张弛一下子来了兴趣:“怎么个特殊法?冰山美人,不肯开口?”

       陈庭如释重负:“师傅都和你说了啊,就这你也答应,兄弟够义气啊。”

       张弛摆摆手,让他不要放在心上:“冰山美人我自有办法对付,更何况我是去帮她的,又不是去害她。看到我这张酷酷的帅脸,心理创伤说不定就好了大半了。”

       陈庭腼腆地笑笑,认识张弛多年,这样说还真是实事求是。他尽管喜欢吹牛夸海口,但是对女人的魅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一直以来,在这个方面,他都对张弛肃然起敬,富二代不少,但是撇开车子房子票子,自身不炫富又魅力四射的,张弛能算一个。俊朗的外形、豁达的性格、壮实的身材还有高大上的种种兴趣特长,都让美女们趋之若鹜。至少他知道的,就有不下五个美女主动追求张弛,有些其实并不知道他的家底。对于这点,他倒从来不显摆,陈庭都是眼见为实,才知道他可以低调到这地步。

       然而,当张弛走进病房,和病床上的美女两人同时惊讶地指着对方时,还是让陈庭大吃一惊。

       张弛忙向显然误解了他、正在偷笑的陈庭介绍道:“这是我高中同学,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实际上,张弛是当时的校草,何萌是校花,所以即使两人并不是同班同学也算彼此认识,高中毕业后,何萌的企业家老爸就把她送到了英国留学。时隔六年未见,难怪刚才都叫不出对方的名字了。

       陈庭拍拍张弛的肩:“世界真小,希望她能够全力配合我们的工作吧。”

       “那是必须的,对不对,老同学?”

       看到何萌带着甜甜的微笑点了点头,陈庭看出这其中带有一丝无奈,赶紧转身离开,让张弛专心工作。

       不出半小时,张弛就神定气闲地收拾着画板走了出来,一看到陈庭就笑着数落他:“师兄,你早就知道她目前得了失语症对吧,这不是坑我吗?”

       陈庭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忙解释:“我是怕你有精神负担,更不利于完成任务。”

       张弛瞟他一眼,只是笑:“你是怕我听说受害者连话都说不了,就正好找托词拒绝这个任务吧。不过也是,对象特征描述不清都不能画模拟画像,何况她这种只能说的‘嗯’‘啊’的病人呢。你可是太为难我了。”

       “也不能这么说,我是这样考虑的,虽然从西医角度考虑,她是头部受外伤导致失语,但从中医角度判断,她的头部创伤并不严重,没有器质性损坏,也就并非外伤引起的瘀血阻络型失语,也不是常见中风病人那样的风痰闭窍型失语,这两种都恢复难度高、时间长。以她的身体情况和精神状态,更像是精神创伤引起的肝气郁结失语。肝气郁甚而上逆,气机逆乱,蒙蔽清窍……”

       “师兄,有时候,我真觉得你入错行了,像你母亲一样,你应该继承家业。一代名医就这么夭折在警界,实在可惜。说实话,你能不能给个直接的说法,我能听懂的?”

       “我的意思就是,要么我们改天再来。我觉得何萌只要放松心情,调整心态,很快就能恢复说话的。我再去叮嘱下她的家人,你有空也可以来陪她叙叙旧,放松下心情。”

       张弛大幅度摆摆手:“得了,我还懒得一次次跑呢,别人还以为我看见美女紧追不舍呢。和你开玩笑呢,画像草稿已经好了,等我回去修正下,马上把定稿图给顾师傅拿去,你就放心吧。”

       陈庭喜出望外:“你行啊,怎么办到的,你还能读心术不成?”

       张弛这才取出包里厚厚一沓画纸,陈庭更是叹为观止。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五官被分别花在每张纸上,单单眉毛就有粗细、高低、短长、散密、齐乱、浓薄、断连等近20张画像,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张弛做起工作来让他刮目相看,真是有备而来。如此这番,即使何萌说不了话,的确也能通过点头摇头来一一选择,再经过组合拼接调整,画像就腾空出世了。

       “把握有几成?”陈庭怀着敬意、满怀期待地问。

       “何萌是美术科班出身的,观察力绝对没有问题,加上她如果记忆的确没有受损,一般人在紧急情况下,记忆人脸的能力会比平时强,我给她确认了成稿,虽然她没说什么,但是脸上有了惊恐的表情,一时还回不过神来,我想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吧。”

       画像定稿被作为通缉令,迅速发往各个平台。犯罪嫌疑人疑似定居地的区域,这张模拟画像更如雪花般被贴满了各个楼道、街角。

       第二天,就有内部消息传来,地区一社区民警反映,画像上的人和自己辖区内的一个租户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相似度。对方的照片经何萌指认后,收网行动迫在眉睫。

       夜十点,收网警力到位。似乎没人注意到,有个短发美女的苗条身影也敏捷地穿梭在浓墨夜色中,这是顾世,她主动请缨参与到了抓捕行动中,父亲顾志昌一脸欣慰地接受了她的申请。顾世和其他男同志一起,分三路包抄。

       这不是她第一次参与收网了,但这天要面对的是一个身上至少有两条人命的歹徒,作战部署中由决定由她负责上铐。此刻,她在心里不停演练着最快的上铐法,尽管白天她已经对着一张桌角训练了无数次,桌角上的油漆都被蹭掉了,隔壁办公室的同事都偷偷来看是什么声响。

       楼内已经清场,各个楼面都有专人守候以应对突发情况。拐过堆放着杂物的曲折楼道,狭窄闭塞的空间、复杂的地势还有四通八达的弄堂让抓捕变得没有太多回旋余地,必须更加速战速决。只听到远处小区里一个婴儿的哭声,周围静默到能听见犯罪嫌疑人屋中钟摆的声响。

       突然,打头阵的刑警猛地一阵撞门,侦查员们鱼贯而入,震慑性的警告语一时此起彼伏,人声鼎沸。黑乎乎一片,顾世突然看不清眼前的一切。